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碧芜鸾弦棠梨花

更新时间:2020-05-19 03:45:31

碧芜鸾弦棠梨花 已完结

碧芜鸾弦棠梨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悠悠幕天下 分类:穿越 主角:王朝秦桦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悠悠幕天下的原创小说《碧芜鸾弦棠梨花》,主角王朝秦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七年前,我睁开一双褶褶大眼,对上一双清澈深邃的眸子时,第一反应是:我做梦了…… 直到那人喊了一声瑟儿时,我竟情不自禁的伸出那双颤抖着的手摸上了帅哥温润如玉的白嫩面庞,那人深沉的目光带着几分好奇看我一眼,我吓得急忙收回了手,颤颤一笑,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后,晕了! 我打赌,那绝对是我做过最丢脸的一件事! 最短的时间里,我接受了这里的一切,发生在我身上神话般的事实,我……穿越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晴光潋滟,日头渐寒。

我趴在洁白如玉的大理石桌子上,目光空洞无神的瞭望着远方,手中握着的杯盖顺势转着,一不小心摔落在地。这一声响立即引来了我的贴身丫鬟绮罗,她穿着一袭粉红色的衣衫,低着头疾步走来,先是检查了我是否受伤,随即弯下腰收拾遍地狼藉,动作伶俐之极。

浮在水上的碧绿色茶叶泛着淡淡的清波,我吐了吐舌头,睇着正在忙活着的绮罗。明眸皓齿,皎若秋月,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无时无刻闪烁着明亮的光彩。这个勤快又可爱的小丫鬟是前两天鹭阳带来的,恐是秦桦为了防止我再有什么别的心思,派来监视我的。

两天的接触下来,我倒是觉得秦桦有些笨,有些蠢。绮罗这丫头单纯的很,完全的无害。所以我准备出逃的第二次计划和她透露了一丝,但令我想不到的是,不过一个时辰,鹭阳突然悄然无声的出现在了门口,像个鬼魅的影子一样,护着胸前的剑站在那儿。

我问他:“有事?”

他说,明天是你和王爷的成婚之日,属下理应保护好公主。

我抽了抽嘴角,尽量克制内心的滚滚怒火,用着平静的语调说:“难得你对主子这么上心,真是百年都不曾见到一次。”

我的余光瞥向了垂着头的绮罗,嘴角一勾,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她正好抬头,一见我犀利的眸光立即将头低了下去,我清楚的瞧见她的两只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似是很紧张的样子。

我并没有去过多的责怪绮罗,毕竟她只是一个丫鬟,主子吩咐下来的话必须去听。

我若有所思道:“对于你,我很失望,我将你当做姐妹看待,你又将我当成什么看待了?”

夜深风静,更漏阵阵,沁骨寒凉,我几乎不能平静下来,躺在榻上,静静的沉思。窗外的月光划过精致的角楼,给屋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烛光摇曳里,我仿佛透过那轻纱似的月华看见了一张温润如玉,脱尘超俗的面庞,我仿佛看见了生活在碧云山七年的种种景象。那些美好的回忆,我怕是再也忘不了了。

我想起东方绪对我说过的那两句话,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说,要让我用自己的武器杀了我的良人。我的良人,此刻他在这里。可我却下不了手,虽和秦桦闹了些别扭,但绝达不到深仇大恨的地步。况且,一直以来,东方绪都未曾告诉我。

我的武器,到底是什么?身子?脸蛋?

“刺客,抓刺客啊!”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焦急的喊声,应是从长廊那边传来的。

我一向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正准备穿上鞋子,出去查看一番。那扇雕花门便被撞开了,风吹了进来,烛光摇摆不定。我一脸的平静,没有一丝的紧张。倒是平静打量着闯入的男人,着一袭黑色夜行衣,身泛杀气,面罩挡着脸,却依稀能感受到那双眸子里的凛冽寒气。比秦桦还要浓重上几分冰寒,唯一不同的是,他并未让我背脊发凉,反倒多了分好奇。

“救我,我会帮你实现你一直想做的事情。”低沉的声音透着丝丝虚弱,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我,欲要将我看透,语气里透着的是不可违抗。

惊讶之余带着一丝兴奋,急问道:“真的?”

他冷冷看我一眼,我被那目光逼的不敢直视,耳闻门外传来一阵细碎轻盈的脚步声,我拉住了他的手,朝着那张红木大床走去,他的眼底闪过一丝讶然和惊诧,渐渐染起一层笑意。

我撇撇嘴,淡然道:“快点躲进去,我帮你渡过今晚的劫难,明天你也得帮我才行。”

门被人一脚踢开了,是鹭阳。我故作不解,将被子往上拉了拉,颤声问道:“鹭阳,你想做什么?不会你的主子不在,你想……”

鹭阳脸一红,看了我一眼,立即转过了身去,略带歉意的说:“属下在追刺客,无意闯进来。”

“你搜吧!除了这床上……好吧,你先出去一下,本公主喜欢裸睡,没穿衣服。”

我睁着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鹭阳僵直的背,一想到那涨红了的脸,不由自主的想笑,最终硬是给憋住了。而鹭阳则是身形一怔,似是未曾想过我会说的这么直白,片刻的思量后,终是离开了。这可怜的娃娃定是经过了一番心理的大战,搜的话我得穿衣服,要花上一些时间,不搜的话,又怕刺客恰好躲在这里。

门外的脚步声渐渐隐去后,我才安心下来,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我揭开被子,打量着夜闯我屋的男人,这么近距离的细看,简直饱了一下眼福。那双乌黑的眸子明亮极了,多看上一眼,都会把我吸进去一样。

“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他用着极为蛊惑人心的声音说。

我瞪他一眼,没好气的说:“登徒浪子。”

他临走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沉声道:“我叫做赫连宸,明天我会来救你的。”

那一双幽黑瞳孔,在月光中闪烁着明亮的光,我竟在他眼底看见浓厚的笑意。

“我叫锦瑟,锦瑟花的那个锦瑟。”这世间我并不知有无锦瑟花,但东风绪曾对我说过一句话:任何事情,只要你愿意去相信,一直坚守下去,且会成为真实。

那人离开,我嘴角的笑容渐渐敛去,倒头躺在了床上,瞪着褶褶大眼,沉思……

这个夜晚,我注定是无眠。心里有了一份期待,等着明天,等着他来带我离开。他对我来说,算是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可我愿意相信他,因为在这里,我没有人敢去相信。

隔着红尘三十里的碧云山上,那开得正为茂盛鲜艳的花朵,定又在晚风中摇曳了吧!

翌日,横窗日上。太阳赤红的光芒笼罩精致华丽的楼阁,使得深深碧叶,摇碎点点金光。

我住的阁楼位于王府的最东边,面朝太阳升起之处,打开雕花小窗,能直接欣赏到这美不胜收的秋色下的阳光。苍翠树木的掩映之中,恍若置身于安宁的仙境一样。

余光不经意的朝着长廊尽头瞥了瞥,是鹭阳。见我出来,瞄了我一眼,神色甚是警惕。

我对他莞尔一笑,“鹭阳,其实我若是想走,你们谁都拦不了我的,而且我为了大炎王朝,你觉得我会随意离开?”

鹭阳半信半疑的盯着我看了会,那目光像是一把利剑,活生生的要将我看穿。我的心里自是有些心虚的,方才说的绝对不是心里话啊!我的记忆力完全没有大炎王朝,对于那里,我很陌生,同时又带着丝丝的恐惧。这份恐惧,来自心底。

为了缓解沉重压抑的气氛,我打趣着说:“我们不出意外,会是很好的朋友。”

鹭阳的眼底终于渐渐收敛了那份警惕,一脸认真:“公主的这番话让属下受宠若惊,但属下与公主,永远不可能是朋友。”

我打量着这一脸毕恭毕敬的少年,不过十五岁的年纪,性格却是不一样的稳重。轻风吹过,卷起他的衣角飘飘,我们隔了三米不到的距离,三米对于他和我说,很远很远。

今夜的秦王府内红幔高悬,茜纱喜灯摇曳,烛光点点,将四下里照的恍若隔世。溶溶月光透过小窗照了进来,我目光迷离的紧紧盯着窗外,衣袖下的手渐渐的握成了拳头。该死的赫连宸,说好了来救我,等了一天,还是不出现。

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无助。

拜堂时,秦桦华服璀璨,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意,直到礼成,冷峻的嘴角微微上扬,贴近我的耳边淡吐一句话,他说,如果我能够决定你的命运,死亡,便是你的结果。

我怎受得了这样的侮辱,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轻笑道:“不要和我说命,我不信。”

是的,我不信命。或许以前信过,来到这里后,经历了一些事,磨灭了心中那份坚信而已。

我以为,努力就能成功。这里,帝王的一句话就能决定我的命运。

我以为,人人都有真情。这里,男男女女们阴谋算计,野心庞大。

一瞬间的恍惚让我并未察觉到窗外闪过的一抹黑影,听到细微的脚步声,我才回到现实。摸了摸氤氲的眼角,很好,没有泪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会哭了呢?

“怎么样,来的够准时吧?我带你离开……”赫连宸着一袭黑袍,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溶溶月光照在他的身上,孤寂悠然。低沉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透着少许的得意。他的胸前多了一把剑,从剑柄看来,应是把好剑。

赫连宸见我发呆,拉住了我的手,轻哼一声,“怎么,不想走了?”

我低着头,垂着眼帘,没人能够看见我眼底的那丝犹豫。锦瑟,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可是为何,你在迷茫?我不断的扪心自问。我渐渐的扯开了他的手,理了理宽大的衣袖。

我望进他那双含笑的眸子里,没有冰冷,没有隔阂,有的只是疑惑。

我淡然说:“不了,我不走了,你赶紧离开吧!”

他有一瞬间的惊讶,转瞬即逝,问我:“为何不走了?”

“没有原因,不想走了而已。”原因很多,可我懒得和他解释。

“可我非要带你走呢?”他的视线一直萦绕在我的身上,从未离开。

“那你就准备扛着我的尸体离开。”我的语气那般决绝,与先前恳求他的那副样子形成了一副明显的对比。

我不想离开的原因有很多,那么一瞬间,好似明白了一些什么。即使我离开了,能去哪里。战争,是我不愿看见的后果。东方绪对我的看法大为改变,是我不愿看见的后果。嗯,还有秦桦那双仿佛要杀了我的冰冷嗜血的黑眸……

赫连宸顿了一顿,眼底闪过复杂之色,面露微笑:“说说原因,好歹不要让我白来一趟啊!”

我嘴角一扯,双手一摊,淡然道:“我们不过是见面两次的陌生人,思前想后,我觉得不能轻易去相信你。毕竟我们不熟。”

他的眉梢眼角尽是笑意,却着实将我吓到,伸出手想要捂住他的嘴,他却扣住我的手腕,若有所思的盯着我,挑眉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不认识,瑟瑟,你果真是将我给忘记了。”他望见我眼底的疑惑,随即说:“那天晚上来这里,只是为了看你一眼而已。”

突然间的沉默让整个屋子显得异常安静,月光下我们互相凝视着对方的眼睛,想要看出些什么来。不由不说,赫连宸的掩饰极好,潭眸没有一丝的波动,倒是我,坐耐不住了。

我撇撇嘴,将他朝着门外推去,“你还是赶紧走吧,秦桦一会该出现了。”

这个赫连宸,嘴里冒出来的话果然让我是惊了又一惊,早就认识,怎么可能?我的记忆力一向超高,印象中的确没有赫连宸这个人。他流光溢彩的眸子里仿佛藏着很多事,而且似乎和我有关。

赫连宸一脸失落的模样,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我推了出去。他似是想起了什么,一声叹息,转而消失在了黑幕下。

半夜时分,我依旧没有等到秦桦的到来,心里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往着床上一躺,可能太累的原因,很快就睡着了。我不知道,今夜的一幕全部落入了那个人的眼中。繁星点缀着夜空,黑夜笼罩着那抹身影。

我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我在国际舞台展示着准备了两个月的舞蹈,台下的观众脸上的表情让我知道,这一次比赛的冠军,一定又是我。旋转啊跳跃啊,身体突然没了一丝力气,我像一只断了翅的鸟儿再也没有任何力气挣扎,倒下去的那一刻,眼前闪过了那张病危通知书,癌症晚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