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难得美人心

更新时间:2020-04-09 12:37:29

难得美人心 已完结

难得美人心

来源:掌中云 作者:苦酒 分类:短篇 主角:师以晴英杰 人气:

新书《难得美人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苦酒,主角师以晴英杰,是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白英杰,N市鹰帮少主,如今闻名遐迩的冷血律师,凭一己之力洗白鹰帮,将白氏集团推向国际舞台,成为世界排名前列的企业之一。 师以晴是一名小小的警察,最大的志愿,就是铲除所有不法分子,和黑道势不两立,然而却被自己的上级被派到白氏集团做白氏集团少主白英杰的保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阴霾的眼蒙上了一层邪魅的笑,他凑近了脸,在她耳边轻语,“你倒是说说,谁很凶很讨厌?” 两人之间的距离相隔很近,他的唇几乎就靠近着她的耳朵,在师以晴耳边留下一阵温热的酥麻感。她忍不住脸红心跳的望着面前的男人,浓黑的眉毛如同犀利的剑锋一般,让人有种望而生畏的感觉,挺直的鼻梁好像山脊一样,俊秀而不失英气…… “你很好看!”半晌,她吐出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虽然不是白英杰想听的,但是这话听起来,倒也不错听。紧抿着的薄唇终于勾勒一抹轻笑,他直勾勾的盯着怀中的小女人,也是这时候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处境。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而喜欢的女人全身裸露的在自己怀里,这时候会发生什么? 脑中极快的运转着,若是君子的话,他应该起身离开,非礼勿视! 只可惜,在她面前,他并不像当个君子。 他炙热的眼神,让师以晴忍不住缩了缩肩膀,整个身子更加往他怀里缩着。白英杰的西装早已经被打湿殆尽,她未着寸缕的挨着他被浸湿的胸膛,这更是激起了隐藏在他身体已久的情欲。 “我的小天使,你是我的。”对上师以晴迷离的双眼,他占有性极强的俯身下去印上了她的红唇。两唇两碰触的瞬间,就像是干柴遇上了烈火一般,星火燎原。 半醉的女人不讨厌这种感觉,她被动的承受着他的热情,直至一阵强烈的痛楚让她整个人都清醒过来,她才知道大事不妙了。师以晴猛然瞪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扭头瞥了瞥自己的处境,两人竟然完全赤裸的纠缠在一起! “你你你……你色狼!”她磨着牙,胸中的怒意让她出口的话都断断续续的。 白英杰不否认的轻笑一声,他依旧在她身体里面,他一点都不想抽离。修长的手指温柔的落在她的脸颊旁,替她将唇边上的一撮发丝挑开,他蓦然动了一下,身下猛然的抽气声和伊人脸上的嫣红让他有种无上的骄傲感,他凑近她唇边低语:“你就喜欢色狼,不是么?”说罢,他迫不及待的封住了她的红唇。 浴室内,充斥着欢愉的声音,这个夜晚注定不寂寞。 翌日,白英杰紧搂着怀中的小女人,手轻柔的在她的后背上摩擦着。 手下光滑的触感让他的身体立即便敏感起来,他宠溺的盯着怀中的女人,不得不在心底承认……只有她,才能够让他的身心彻底的沉沦,这种感觉很新奇,却也让他很喜欢。 “小天使,你是我的。”他霸道的宣示,一双手将昏睡中的人儿拥得更紧。 一夜都在努力的耕耘,如今完全放松下来,手里还搂着属于自己的天使,白英杰感觉眼皮越来越沉,整个人很快便陷入了睡眠之中。他不知道的是,当他闭上眼传来舒缓而节奏的呼吸声之后,怀里的小女人便睁开了眼睛。 师以晴一脸不悦的盯着面前这双疲惫的俊脸,脑海不停的闪动着昨夜的片段。该死的男人,居然趁她喝醉了霸王硬上弓,居然将她给吃了? 破身的痛是如此的清晰,可那欢愉也让她有些回味无穷! 甩头摒去脑中不知羞耻的画面,师以晴想着自己清醒过来时候正巧听到他的那句小天使,她便忍不住愤然的高举着手,很想朝着面前睡得十分安宁的脸挥下去。 硬是拽着她滚了床单,他依旧念念不忘别的女人! 哼,她师以晴才不屑做别人的替身,眸底深处闪过一抹被隐藏得极好的伤痛,她倔强的紧抿着唇,手依旧高高举着。 可最后,她的手还是僵持在半空中,没有落下来。 算了,不就是一层薄膜吗,她还是先离开这个撒旦比较好。 为了避免吵醒身旁的男人而不能脱身,她轻柔的将他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手拿开,可谁知道她才刚刚歇口气儿,他的手再一次的回到了她的腰身之上。紧锁着眉头,师以晴在多次的尝试之后,终于得以脱身。 随后抄起地上的衣服穿上,收拾好周身之后,她回过头望着躺在床上的男人,此刻他手里拥着的是带有她气味儿的枕头。眼中载满了深深的眷恋,但师以晴知道,她绝对不会眷恋一个将自己当成是替身的男人。 离开,她一定要离开! 此刻的她,只想着要赶紧逃离这地方,她不想同一个只将自己当成是别人的男人在一起,甚至于呼吸同一片空气,她都觉得心里仿佛被塞了好几团棉花一般,心脏有种窒息的闷痛。 转身之际,正巧白英杰辗转翻了个身,师以晴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不要醒……千万不要现在就醒啊…… 小心翼翼的抬眼观望着床上的男人,他依旧睡得深沉,她却眼尖的瞥见了床单上一大片暗红的血渍。脑海轰然一声,师以晴只觉得浑身的气血都上涌到了头部,她涨红着脸气急败坏的站在床前,双眼死死的盯着床上的那块刺眼的颜色。 她要毁尸灭迹。 明知自己是多此一举,但她还是忍不住翻箱倒柜的找来了剪刀,奋力的爬上床将床单上的那抹颜色给弄了下来。盯着多了个洞的床单半晌,上面依旧没有她纯洁的印记了,师以晴这才心满意足的将剪刀放在床头柜上,泰然自若的将那块布偷偷的掖好。 对着毫无意识的男人比了比鬼脸,她冷哼一声便扭头就走,那模样,就像是一直高傲的孔雀闪亮离场一般。 刻意避开白家别墅里的人,师以晴鬼鬼祟祟的翻墙离开了,挥一挥衣袖,她只带走了那一片战绩惨烈的床单一角。 当白英杰醒来后,在别墅里的每个角落都没找到伊人的身影,自然避不了歇斯底里的怒吼云云之类的。躲在暗处的吴嫂和老承紧捂着耳朵,他们都感觉得到白家别墅都被少爷的声音震得抖了好几抖;昨夜,他们听到激烈的战况声,一大清早便起来,还特意准备了丰盛营养补阴壮阳的早餐,可没想到当事人之一居然会逃走。 苦着一张脸,他们知道未来的几天都要饱经低气压罩顶了。 沙发上一对父子交头接耳,他们视线纷纷望着某道紧闭的门,里面没有丝毫的反应,他们嘴上嘀咕的声音自然也越来越大了。 “逸轩,你说你姐是不是受了啥刺激?”师鸿威一脸担忧的盯着那道紧闭着的门。 师逸轩撑着下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老爸,我也有同感。老姐不是去给人家当保镖么,怎么没两天就回来了?就算是任务完成了,也要去警局报道吧,她却天天都将自己锁在房间里面……” “哎……老爸,你说老姐是不是被炒了?” “被炒了?听你这么一说,倒是有点像……不过,她天天神色恍惚的,更比较像是失恋了。”那失魂落魄的模样,跟失恋的人一模一样嘛。 说道失恋,两父子心目中都出现了同一个疑问,失恋的对象是谁? “会不会是那个刘sir?”师逸轩想起了老姐暗恋已久的对象。 “也许。”师父也不太确定,只能够说出这么模棱两可的两个字。 “一般失恋的人,都很容易自闭,从而引发抑郁、忧郁一系列的症状……媒体上就经常又不少因情轻生的人。”师逸轩想起了报纸新闻上经常出现的状况。 被他这么一说,师父心里也慌了,女儿将自己关在房间这么多天,这是很明显的自闭状况。若是任由她这么继续发展下去,说不定还真成了抑郁、忧郁了,他得想想办法才是。 许久,他终于想出了个绝佳的好办法。 弥补一段旧感情创伤的最好良药,便是投入到新的感情里去,以晴年纪也都这么大了,是时候该给她找个好男人了。 两个男人十分有默契的相视一眼,师逸轩自告奋勇的举手:“老爸,听说现在有个节目特别火,叫啥非诚勿扰的,那上面的男嘉宾个个都是顶好的青年才俊、商界精英,要不让老姐上去站站?” 或许,还能带个多金姐夫回家。 师逸轩脑海已经开始幻想,未来的姐夫随手送的聘礼就是几辆豪车别墅的,想到这些,他眼睛都开始冒金光了。 师父恼怒的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也驱走了他的白日梦,“现在不是有报纸征婚么?你赶紧去联系联系,看要多少钱,一定要给你姐找个好版面。” “嗯哼。”师逸轩耸了耸肩,接受了父亲的提议,他赶紧拿出电话拨打着同窗好友的电话。同窗的姐姐是某报社的高层,这点事情应该很简单,他只要快、准、狠就好了。 咯吱一声,两父子望着从房间里出来的师以晴,顿时心虚的灭了音。而慵懒的女人丝毫没注意到他们脸上的异样,她踩着拖鞋邋遢的在客厅绕了一圈,最后在冰箱里面拿了点水果便又朝着房门的方向过去。 又是咯吱一声,门应声关上,两父子这才回神。 他们心有灵犀的相望着,坚决的点了点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