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临时监护人

更新时间:2020-05-22 16:17:05

临时监护人 连载中

临时监护人

来源:落初 作者:海底漫步者 分类:都市 主角:东瀛楼宇 人气:

《临时监护人》为海底漫步者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主角受昔日友人所托,前往东瀛照顾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虽然这小女孩性格别扭极不讨喜,但这依然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只是看一个月的孩子,没什么难的。不过随着各种奇怪的事情发生,主角完全没有想到只是当个临时监护人而已,竟然会牵扯进了六千五百万年前发生过的大灾难中。这真是人生处处有惊喜了——把孩子看没了不说,还把自己看成了非人生物!这临时监护人,不合格!讨论群:【62997767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鸟鸣都没多久的时候,吉原直人就把托盘碗碟送到了八零一的门口——昨晚桃宫美树逃回这里了。

说真的,桃宫美树的手艺挺不错的,米饭和蛋都煮得恰到好处,米粒不软不硬,蛋溏心的恰到好处——不是用心思量过怎么煮好吃就是掐着表多次试煮过的;酱瓜是自制的,酸酸咸咸很下饭,茶是自炒的大麦茶,温热温热的很暖胃不说,麦香中苦含甘甜,很是不错。

简单的食物中充满了家的味道,这种味道饭店中是永远也做不出来的——吉原直人十分怀念这种味道,以吃外卖为生的他,好多年好多年没吃过这么简单又温馨的饭菜了。

他在托盘中留下了五百日元,味道虽好,但本身价值不高,这些钱肯定够了。

然后他就出发去找上杉香准备问个明白。

星野菜菜留给他的地址是一所大学:私立上东大学。

吉原直人还真没想到上杉香十年多没见,竟然混到大学里去工作了,在他的印象里上杉香一直是那个满脑子不切实际理想,整日谈平等、人权、压迫、剥削、世界大同之类无聊话题的傻妞。

该不是在大学里干清洁工吧?吉原直人一边满含“恶意”的想着,一边在自动贩票机上研究该怎么走,突然发现星野菜菜挎着个小包正远远看着他。

星野菜菜昨夜没睡好,她夜里起来了好几次查看邮件,但都没有看到上杉香的回复,这让她很担心——上杉香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看着吉原直人带来的信,就连她都开始疑神疑鬼了。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妈妈没有告诉自己?

是不是妈妈处在了危险之中?

她一夜辗转反侧,越想越不安,早早便起来又打了电话,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以前这样她挺习惯的,上杉香工作很忙,又整天丢三拉四的,还动不动就出远门,一周半个月联系不上很正常,但现在有了那封莫名其妙的信……

妈妈为什么要找人来照顾自己,还说要那个人保护自己,这不正常!自己是妈妈最亲的人,妈妈不可能把自己托付给别人,更何况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那男人一脸横肉,脸上的笑容又假,看着油滑,根本就不像善良之辈,妈妈怎么可能将自己托付给他?!

这其中有问题!

想来想去她也无法在家中安睡了,一大早便打算去探望妈妈,好确认一下妈***安危,结果刚到了地铁站就看到了吉原直人。

她远远的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过去,伸手在自动贩票机上点了几下,又喂售票机吃了一张钞票,拿了车票和找零后,对着吉原直人说道:“走吧!”

虽然不喜欢这家伙————人和人之间是讲气场的,她觉得和吉原直人气场不合,完全就像两个世界的人,感觉发自内心的抵触。

但,好歹也是妈***朋友,又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既然碰到了装没看到似乎太无礼了,也只能一起了!

她当先向着闸口走去,吉原直人背着包跟在她的身后。

两个人上了地铁,休息日的一大早车上没几个人,星野菜菜随便挑了一个地方便坐下了,而吉原直人跟在她身后自然而然就坐到了她身边。

星野菜菜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不爽,但好歹两个人也是一起的,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向一边挪了几寸,就差将嫌弃写在脸上了。

吉原直人依旧笑眯眯的——他这么大个人了,也不可能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

不过,上杉香真是生了一个漂亮女儿啊,话说上杉香长相也就一般,怎么生个女儿漂亮成这样?哈哈,不会是捡来的吧?

乌黑油亮的长发闪着鸦羽一般的光泽,长长直直完全遮住了耳朵,像是瀑布一般垂到肩膀,尾端有点儿微微的自来卷,生出了几个好看的发卷儿。额前的留海剪得很整齐,同样乌黑闪亮,衬得小脸白白嫩嫩——白得有些透明感,嫩的像是一掐就会出水儿。

五官精致的像个洋娃娃,眼睛特别吸引人,眼角上挑,像是脸谱中的狐狸眼,看起来十分娇媚。眼睫毛也很长,长到给她眼内投下了一片阴影,凭空让瞳子添了几分朦胧迷漓之意,如同春日雾间的一汪碧水。

身上穿着一身嫩黄色的小洋装,裙子只到膝盖,露着白生生的一双小腿,脚下蹬着一双棕色的圆头小牛皮鞋——衣服鞋子都有些旧了,但保养得很好,又穿在她这个超精致的准少女身上,反而另有一种日常之美!

同时,嫩黄这种颜色是比较亮的,气质略差一些的女孩子穿根本压不住,但星野菜菜穿挺合适的。她小下巴尖尖微微扬起,面无表情冷傲之气四溢,目光在地铁中四处巡视,高傲的像是女王在俯视她的领地。

总的来说,这是个漂亮精致的小女孩,魅力四射容貌可爱,气质也是极佳,但给人的印象十分臭屁。

吉原直人正看得津津有味,在心里拿她和年轻时的上杉香对比,找着母女两个人相像的地方。还没找着呢,他的目光就被星野菜菜查觉到了,也不避讳他是成年男性,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直接迎着他的目光回望了过来——眼中的意思清晰可辩:你在看什么?你这样看人很失礼!

吉原直人冲她咧嘴一笑,将目光投向了别处。毕竟这是朋友的女儿,双方又不熟,直盯着人看确实有些不太对。

吉原直人将目光移开了,星野菜菜瘪了瘪嘴——色眯眯的中年大叔,不像个好人!这年头喊着欣赏萝莉啊萝莉的,但实际是恋童癖的变态真是越来越多了!

她也将目光挪开,但很快就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

她对自己的记忆力是有自信的——她的记忆宫殿庞大无比!

她盯着自己的脚尖开始回忆,忽然间明白了——昨晚这家伙背光,今早自己心里有事,竟然没发现这张脸陌生中透着一丝熟悉,尤其是那笑容,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个笑容只是礼貌性质的,属于一种客套,并非发自真心,一般来说,自己对这种笑容是完全免疫的,甚至会心生厌恶,感觉虚伪做作,但这笑容肯定曾经见到过……

她记忆力很好,在记忆宫殿中寻觅了半天,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找到了原因——自己有这张脸年轻时的印象,同一个角度,同一个笑容!

自己五六岁时,有一次无意间翻动妈***随身记事本,看到过一张照片——一个头戴钢盔,脸上脏乎乎的、带着一丝稚气的男人,身上披着雨披怀里抱着枪,躲在一片残砖断瓦后的高墙上也是这样冲着镜头笑。

那时自己好奇的问过妈妈那个男人是谁,妈妈只是回答说是朋友,不过现在想想,当时妈妈回答时表情超乎寻常的温柔,而且不自觉的用手指摩挲着照片,那就肯定不是普通朋友!

自己只见过那张照片一次,后来就不知道被妈妈藏到哪里去了,那么……

这男人和妈妈是什么关系?

星野菜菜忍不住又瞄了吉原直人一眼,判断着他的年纪和身份。

二十八九岁的样子,妈妈都四十了,这年龄差距不太可能是情侣,不过也有可能是忘年恋……想想他十七八岁时,妈妈也就将将三十岁,而且妈妈又看起来比实际年纪略小一些,三十岁看起来大概也就二十六七八,那有没有可能呢?

自己小时候问妈妈自己怎么没有爸爸,妈妈只是说爸爸过世了,因为意外过世了……自己以前就觉得妈妈在骗自己,但妈妈从来都是对这个问题避而不谈的,说起这个问题就是一脸苦恼!

而且这些年妈妈一直单身一人,虽然追求者众多,而且条件不错的有好几个,自己也劝过妈妈再婚,但妈妈始终不肯……一直以来,自己都以为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妈妈才不肯再婚,现在看看,会不会是妈妈曾经苍海难为水,旧情难忘?

那么眼前这家伙会不会是妈妈昔日的恋人?甚至会不会是自己的……

一夜情?禁忌之恋?然后珠胎暗结?

不是没可能,这男人因为一封信就跑来了,还表现出很担心妈妈出事的态度,朋友之间会做到这个地步吗?

那肯定不可能!朋友只是因为双方太过无能,所以才会下意识地选择抱团取暖,怎么可能有人因为朋友就做出这种事?出了事,所谓的朋友多半也就会站在一边看着,说几句不痛不痒的安慰话……不逃跑就算不错了!

星野菜菜频繁投来视线让吉原直人有些奇怪,有些困惑地问道:“怎么了?”

自己没洗脸被发现了?

星野菜菜一怔,垂下眼睑:“没什么……”说完后,终究心里疑惑,忍不住还是问了,“你和我妈妈什么关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