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盛世独宠:极品小姐要逆天

更新时间:2020-05-22 16:23:17

盛世独宠:极品小姐要逆天 连载中

盛世独宠:极品小姐要逆天

来源:落初 作者:一字千金 分类:都市 主角:云羽小羽 人气:

主角是云羽小羽的小说《盛世独宠:极品小姐要逆天》此文是一字千金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云羽,卡斯洛大陆四大家族之一云家的庶系血脉弟子,人尽皆知可欺的瞎子废物九少爷,重获新生,当“她”成了她,云羽发誓要把以前伤害过她的人全数尽还!  危机四伏,她淡然应对;阴谋接踵,她见招拆招;打她主意?她要你老命!  那天,她看着宿舍里新换的一张豪华双人大床且上面还附赠一慵懒如狐的如花美男,扭曲了。  他笑眯眯地勾引她恬不知耻:小羽儿,该歇息了。她怒:……滚!她跑,他追,她再跑,他再追——于是他霸道:不爱我?给我一个理由。  她哭:大哥,我不想耽美啊。他笑:无事,我不介意。她囧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浩被云烈喝声,不满地瞪了眼那安静的屋子,刚想反驳又被云烈瞪了眼,加上他二姐云萱在他旁边扯他的衣袖,云浩才不甘地退了下去。

他差点忘了这些人还在,要是我因此在他们心中的形象毁了怎么办?云浩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一怒就把这一切罪责又都怪到了云羽身上,该死的云羽,等我晋升了灵师我要你不得好死!

云浩不出声了,大家都看向屋子,屋子依然安静无声,若不是他们在外面能感觉到里面的一丝呼吸声都会以为里面没有人了。

“我说云浩,这云羽不会又被你打死了吧,怎么到现在都还不出声?”云纱一出口就有些安静。

云浩欺负云羽的事在云家又不是什么秘密,在场的年轻子弟又有谁能站出来信誓旦旦说自己没有欺负过云羽?

只不过云浩欺负得最甚而已。

云纱是和云浩最不对盘的,此时看本家大人们都在不顾后果就揭起了云浩的老短。

云家不允许子弟间相互斗殴,更不允许灵力高者单方面殴打灵力低者,但这也只是挂名的规矩,哪个家族里面没有恶斗,就是云家里这样的事也常见,只是都习惯如此,你也打我也打,大家一起欺负都成了一片。

更没有家族的执法者来管理,就算是当着执法者的面,执法者也会视而不见,人心,有时就是这么冷漠。

若是此时没有本家的人,云浩就算是当着云烈的面打死云羽也不会有人指半点不是,但此时却是要慎重以对。

本家来的那几人就算是再不想管,面子上还是要做做的,也只是冷冷瞟了云浩一眼。

他们都是本家天赋高的子弟,眼界高,对这种没有灵力的废物也谈不起什么关心,就算云家有不可斗殴的规矩,但你自己弱小被欺负,他们也是瞧不起的,自然没那个闲功夫来理会。

要不是因为他们追查那个人就只剩下这里,他们也是不愿踏足这里,就是云襄也是这么想。

她来之前是受了云颜的叮嘱让她过来后照顾一下云羽,她在本家时听说了一点关于云颜弟弟的传言,似乎是个不能修习灵力的小子,她是答应了云颜,但自从几天前来到了云家,一打听就听说了云羽怎样废物的传言,她觉得为了云颜好,还是不要和这个废物小子接触。

所以就算是在听到待会儿的对话时也只是皱了皱眉没有出声。

云浩被云纱这么一呛,就欲发怒,却是被云萱云越同时狠瞪了眼止住,这个三弟,云纱明明是在几位大人面前损害他,三弟还这么冲动,怎么去本家?

云浩被两人一瞪也像是鼓了得气球被泄了气,云纱则得意地瞥了云浩一眼,见人没有发作也没再多说,见好就收。

没人说话,四周安静极了。

云析在他那里的院子爬了墙角悄悄瞧着云羽院子里的情况,心里暗暗着急,也奇怪云羽怎么不出来。

该不会真的有人进了小羽的屋子然后劫持了小羽吧,云析心里大胆猜想,很快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云析你这个乌鸦嘴,小羽才没这么倒霉。

里面还是没有动静,外面被无视晾干的一群人看着屋子都渐生了怒气,正当云烈就要发作准备一掌把门拍开的那刻,门从里面吱呀一声打开了。

从里面走出来的人与这个荒凉的地方格格不入,一片雪白中的黑色非常引人注目。

一身黑色袍子包裹住少年瘦弱的身子,少年五官精致俊美若常,经年熟悉的懦弱一旦被褪下换了新的自信与骄傲,整个人都散发着凌厉孤傲的气势。

正对人们,漆黑的眼睛本来无神,却在太阳的光芒照耀下反射了眸光,一瞬间如神灵降世眩了人眼,被她的视线一扫就好像她能看得见,微勾的唇若是泄流了笑意可抵三千梅花。

这一刻,院子里的一群人都怔愣了一瞬,被惊艳,似乎被蛊惑了。

下一刻,那少年沉默非常,微低着头面色柔软,看起来明明是一个人,却少了点耀眼的光芒,那种惊艳感也褪去不少,就好像刚才的是瞬间的幻觉而已。

“云羽,你,你是云羽?”云浩指着云羽,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这个废物,怎么一下子变得,变得让人惊讶了。

云羽眼眸微凝,即使看不见听声音也可辨出来人,心头火起,若是有可能,她是一刻也不想让云浩多呼吸空气一秒。

不过现在还不行,她没有那个实力去与这些人对抗。

从那些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云羽可以判断,来人有一二十几个,在短暂一瞬的安静后,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迎面袭来,可以预测,有些人实力深不可测。

她不能正面对抗,这不代表她就能屈服,她云羽的字典里还没有这个词。

想通了后,云羽整个人的气场变了,变渺小了,懦弱了。

乍眼一看,她似乎变了,但其实,还是那个懦弱的云羽,那么平凡,感受不到她身上有一丝灵力,她低着头不敢抬起,眼睛也不敢望人,因为她是个瞎子。

云浩惊讶了,他再看云羽时,明明就还是这个废物,他怎么会觉得惊艳,果然,废物就是废物,云浩很高兴这种惊讶。

那些人虽然只是瞬间的恍惚,有的人回神了暗骂自己居然差点被一个废物迷惑了,有的人却在深思,例如那个身形高大身上灵力深不可测长相俊朗明明看起来很温和却给人一种难对付感觉的男人。

云羽打开门后没有说话,那些人被惊艳恍惚的一刻也很安静。

“云羽,云颜的弟弟,那个瞎子废物?”突然,在人群中惊讶发出一声尖锐的年轻女声,安静中很突兀,虽然是惊讶,但语气中浓浓的不屑任谁都听得出。

声音虽然小,但也足够云羽敏锐听见,心中的愤怒一下子就冲到脑门,然后就又听到一句男声。

“不然呢,你以为还有几个人能被称作瞎子废物,云颜还真是可怜,有这么一个废物弟弟。”年轻的男声与女声附和,同情的语气里是深深的幸灾乐祸。

废物就是废物,他刚才一看还差点被惊艳,真是脑子被门夹了。

“呵呵,上天就是这么不公平,一个天赋极高的姐姐一个没有天赋的废物弟弟,很配不是吗?”女声讥讽娇笑。

“若儿,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难道一点都不同情她吗?”

“同情,怎么能不同情呢,一点灵力都没有,真是可怜。”女子盯着云羽,诡异中隐藏着一丝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嫉妒。

“云茂云若,你们够了!”另一道清冷的声音含怒呵斥。

“哟,云赋,怎么,触景生情了?”开头的男子云茂并没有因为云赋的呵斥闭口,不屑道。

“二哥,云赋这哪是触景生情,是快‘溶于其景’了吧。”娇小女子云若嘲笑道。

“都给我住嘴!”一句严厉的喝声,瞬间止住了对话,气氛变得安静,可见这人的身份地位在这里不是一般得高。

出口的是两位老者中的一人,本家家族执法长老之一,无论是灵力还是身份地位在皇城云家都是至高,他出口喝了一句,虽然是打断三人,可也能看出他对云茂云若兄妹的偏心,不然他怎么不让云赋再有机会出声。

其实这也不怪,哪个家族不是恃强凌弱,云茂云若的父亲在家族的地位远高于云赋的父亲,若不是因为云赋在那年突然崭露天赋被家主意外发掘,此时恐怕也是和云羽一样的“下场”。

老者皱眉深深警告地看了三人一眼,他们在下面怎么闹都没事,不过此时还有要事。

收到老者的警告,云茂和云若沉默下来,对着云赋冷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他们本来就不对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云赋抿了抿唇,也不再开口,只是深深地看向云羽那方。

云羽面无表情,心中却是心情交集颇多,那些人的对话她听在耳里,说不愤怒是假的,可是此时的自己的确是个“废物”,在他们眼里自己就是一只蚂蚁,随便一捏就翘了,所以她此时更不能冲动。

经过这么一段小插曲,气氛更是僵了,云烈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几人,心中紧张也兴奋,本家来人若是厌恶这个废物小子,他也轻松多了。

只是这么久了,他们这边倒是激发了许多矛盾,可对面却始终沉默,这让云烈很不高兴。

云烈很有火气,这个云羽,让他们在外面等了这么久,出来了一声不吭,一点都不给他面子,还让他恍惚失仪,他本来就嫌弃这个废物,此时更加没有好脸色。

“云羽,你在里面做什么,刚才浩儿在外面喊了你这么久都不见你出来,本家来人,出来了也不见你行礼,这么多年你都忘了你吃什么长大的吗,居然如此无视长辈,不分尊卑!”

云烈首先就是一顶大帽子扣在云羽头上,口气很冲。

无视长辈,不分尊卑?云羽低低笑了,谁是长辈,谁是尊谁是卑?

云烈听着那人低笑声,眼皮一跳,好像听出了其中的一丝……不屑,云烈皱了皱眉,看向云羽,还是沉默,似乎刚才的低笑声又是幻觉,这种感觉很不好,好像有什么脱离自己的控制,云烈看着云羽,感受不到她身上的一丝灵力,是自己多想了吧。

云羽只是低笑了两声,没有出声,没有看他们,这种正大光明的“无视”让小心眼好面子的云烈心里的火燃得高了。

“云羽,你哑巴了吗,你居然敢无视我爹,你这个瞎子废物,你刚才在屋子里那么久是在做什么,你是不是把敌人藏起来了,快把人交出来,不然我要你好看。”

云浩继他爹云烈之后又给云羽冠了一顶大帽子,咄咄逼人,竟是直接就给她定了罪名,因为刚才云茂云若的对话让他认为本家来人其实也是不喜云羽,这也让他更加有恃无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