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蚀骨婚宠:陆少,我会乖

更新时间:2020-05-22 16:49:32

蚀骨婚宠:陆少,我会乖 连载中

蚀骨婚宠:陆少,我会乖

来源:微小宝 作者:指染轻尘 分类:都市 主角:叶宁溪陆瑾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指染轻尘的原创小说《蚀骨婚宠:陆少,我会乖》,主角叶宁溪陆瑾,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白天,他的情人初一十五的来挑衅。 夜晚,他凶狠索要,一次次警告她休想逃离。 丈夫陆瑾骁是什么样的人?叶宁溪不知道。 她只知道,他对她仿佛上了瘾。霸占她又宠着她,只要她想要的,上天入地他也捧来送给她。 她一度以为,他就是她此生安宁的避风港。谁知,真相步步紧逼,记忆回归,他正是那赐她满身风雨之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明星就是不一样,镜头前的许雅媛一头卷发,穿着粉白色的礼服,肤若凝脂,眉眼如画,一颦一笑都那么勾人。 “你们不要听外面那些传闻啦,我跟瑾骁只是朋友,很一般的朋友。不过他对我确实挺好的。” 许雅媛一低眉,一脸的娇羞。 叶宁溪静默的看着,面无波澜,看了一会又将脸转了过来低头喝饮料。 “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夏菁菁也把目光从许雅媛脸上拽了回来,气愤不已。 “你老公真跟这个女人有一腿吗?他跟你怎么说的?” “什么怎么说的?” 叶宁溪抬眸,懵懂无知的问。 夏菁菁瞪大了眼睛:“叶宁溪,你没毛病吧?那是你老公,这个女人她现在在告诉全世界,她跟你老公有一腿。” “那……”叶宁溪皱了皱眉:“也许他们真有一腿呢。” 夏菁菁:“……” 静默了好一会,夏菁菁皱了皱眉,语气也严肃了。 “宁溪,你怎么回事啊?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这半年多了,你怎么还这个态度?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宁溪,你很爱陆瑾骁的,你都想不起来了吗?” “我很爱他?” 叶宁溪被吓住了? “是啊。虽然这几年你也不爱跟我说你们的事,但是我看的出来,之前你眼睛里都是幸福感。可不像现在这样。” “……” 叶宁溪无语。同时很怀疑。以她这半年来对那人的认知,他会是个好丈夫? 她有受虐倾向吗?爱他?笑话。 “菁菁,不要脑补太多。” 叶宁溪笑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说道:“我一会还有工作。咱们早点走。你说的事我记下了,我现在也不常见到他,等见到了有机会我就帮你问问。 “我的事不是事,重要的是你自己。” 夏菁菁严肃的看着叶宁溪。叶宁溪看了她一眼,低头含住了吸管:“我挺好的。” 跟夏菁菁在水吧喝完饮料之后,叶宁溪就奔着中正大厦去了。 “对不起叶小姐,陆总不在。” 前台小姐的一句话让奔波了一个小时才到的叶宁溪失望并且愤怒。 “昨天我跟他预约过,他说今天下午可以的。” “这个……我帮你问一下。” 前台很客气,随后就拿起了电话,不知道打给谁,过了一会就对她说: “叶小姐,冷助理说陆总现在在蓝月会所谈生意。让你现在去那边。” 一个电话又把她支到几十公里外的蓝月去了。 叶宁溪对这个没有信用的人很生气,但是谁让人家是资本家呢。 万恶的资本家啊。 “好吧,谢谢。” 转身出来,她又打了车去了蓝月会所。 一下午的时间,被这么来回折腾,到这个会所已经夕阳西下了。 这是云城最高档的会所,里面金碧辉煌,走进去穿行在各色俊男美女间,晃的人眼晕。 “陆总就在这里。” 工作人员将她领到了三楼最尽头的一个包厢门口就走了。 叶宁溪朝那泛着淡淡金色光芒的门把手看了一眼,抿了抿唇,抬手敲了敲门。 头几下没反应。她想可能里面太吵,又重重的敲了几下。 没一会,门开了。 一个容貌艳丽身材出挑的女孩倚在门上,挑着眉眼看她。 “怎么又来一个?谁叫你来的?” 又?把她当成她们的同类了? “我找陆晨。” 那名片上是这么写的。叶宁溪冷声说道。目光擦过这女人的肩朝里面张望。 暗淡的光影中,一个两三个男人坐在沙发上,姿态各异,唯一想同的就是每个男人身边都围了两个女人。 腐败。 叶宁溪心中咒骂。同时,那女人身子一晃突然堵住了她的视线。 “你来迟了。陆总有人陪了。你走吧。” 怕抢她饭碗呢。 包厢里一片靡靡之气,熏的叶宁溪直皱眉。要不是这是院长大人的命令,她才懒得来这种地方找这个男人呢。 走是不能走了,走了下次又得多跑一趟。 叶宁溪眼底一紧,并没有多犹豫直接伸手推开了这女孩,娇小的身子就这么闪了进去。 “哪位是陆晨?” 清脆又不失娇柔的声音一响,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包厢顿时安静下来。 没人回应她,多的是讶异的眼光看着她。 好像在说,这是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 她没也没理会这些异样的目光,只逐一扫过这些人的脸。 突然,她如遭雷劈的怔住了。 环形沙发最中间的位置上一个男人坐在那,一只手搭在沙发上,一只手搭在女人皙白的肩上。 他的脸几乎完美,墨染似的眉,高挺的鼻梁,点漆般的眼眸,形状极好的唇,他坐在那,不言不语就是一副让人垂涎的美男图。 只是,他的神情有些凉薄,那双深邃好看的眼睛里透出的都是淡然疏冷的光。 这光朝她直射而来,她的心都在颤抖。 “你怎么在这?” 天哪,为什么是他? 所以,陆晨就是他吗? 她早该想到的。如果不是刻意捉弄,医院里人才济济,院长大人怎么会想到她呢? 叶宁溪积聚了一下午的愤怒到达了顶峰。她差点没控制住冲到这男人面前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耍她。 这个时候,陆瑾骁眼底的波光也微微震荡开了。 “今天就到这里了。你们先出去吧。” 他的话简洁又透着几分冷酷。剩下几个男人也不知道什么身份,闻言齐齐起身告辞,半句怨言都不敢有的模样。 叶宁溪站在那,经受着那几道或探究或怨恨的目光洗礼。 “过来。” 陆瑾骁坐直了些,直视她的目光稍显赤裸。 包厢里安静下来,他身上散出的冰冷淡漠气息渐渐压制了原本暧昧的气息,叶宁溪突然有些不安。 “你来找我就是来装雕塑给我看的?” 这嘴不但凉薄,简直欠抽。 “陆先生。请问你想干嘛?” 叶宁溪愤怒的同时又局促不安。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人,这屋子里的危险气息越来越浓。 “你们院长不是应该跟你说清楚了吗?” 陆瑾骁的嗓音低醇如大提琴音。可虽是好听,却又透着凉意。 “院长说让我来给你看病。你有病吗?” 叶宁溪咬了咬牙:“陆先生,容我提醒你一句。我已婚,我丈夫很厉害,你最好不要招惹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