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芥子长生

更新时间:2020-05-19 03:45:51

芥子长生 连载中

芥子长生

来源:落初 作者:我想我是海带 分类:科幻 主角:木柱阿爹 人气:

主角叫木柱阿爹的小说是《芥子长生》,它的作者是我想我是海带最新写的一本科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为奴,妹子还要殉葬。楚凡以科学入道,战天下,灭神魔,证长生。双拳破天,力压万古……待到星辰寂灭,人没了,仙没了,连修罗都没了……光阴尽头寻芥子,归来白发少年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月朗照山岗。

一间破落的山神庙里,蛛网绕梁,香案灰尘厚积。

“凡哥哥,星星好远好远呢。”

“是呀……鸟儿不停地飞,一辈子也飞不到。”

“阿爹说,那是神住的地方。神恩赐我们水,粮食,阳光。鲁老爷把粮食拿走了,可他拿不走我们的阳光。”

“哈哈哈……不错,阳光不锈。”

“凡哥哥,你为什么不肯拜山神呀?”

“嘿嘿,哥懒得拜。你瞧他都破成这个样子了,缺胳膊少腿的,自身难保,怎么可能保佑我们?再说也没有供品,连香都没有一根,没法拜。”

“不可以的,凡哥哥。没有香,就要有诚心呀。心中有神,神才会对你好。刚才我磕了六个头,有三个是帮凡哥哥磕的呢,嘻嘻……”

“行,哥听栀子的。”

“凡哥哥,我还许了愿呢。以后有钱了,就给山神爷刷上漆,安上胳膊腿儿。”

“哈,丫头。神像是不能刷漆的,要涂金粉,叫作重塑金身……噫,你许愿了,许的什么愿?”

“不告诉你。”

“啊,就开始有小心思了,丫头你真行……对了,有一件事情说了好多遍。以后你不能叫我‘凡哥哥’,就叫哥哥。记住,我们是亲兄妹,从北方逃难来的。我叫楚凡,你叫楚灵,小名栀子。对任何人都不要提起山阴县和鲁家堡,懂吗?”

“好的,凡哥哥。”

“……”

“好啦,别生气嘛,好哥哥。我懂的,鲁老爷一定派人来抓我们了……我听哥哥的,以后就叫楚灵了,嘻嘻……”

“这还差不多。”

“嘻嘻,我有姓了……好开心……”

……

残破褪色的神像前,楚凡盘坐于地,用树枝拨动火堆。小丫头枕在他大腿上,睡梦中还吧唧了一下小嘴,似乎梦到什么好吃的东西。

唉,一天一夜没休息,没吃什么东西,还有点儿发烧,真是难为她。

楚凡怜惜地端详栀子瘦瘦的小脸儿和熊猫眼睛,忖道,这副模样极难走到边关,是不是该考虑劫道搞点银子呢?

今天,他们勉强算吃了一顿半。

中午时分,剩下那个馒头被小丫头分成一大一小两半。非要盯着楚凡吃完大的,她才肯啃小的。

下午,楚凡偷偷溜进一家寒苦农户,弄出一个陶罐两个瓷碗三块硬梆梆锅巴,还有一件破棉袄。约微犹豫,把镇上找零剩余的三个铜板留下。至于那个让他变成穷光蛋的镇子黄风口,算是被牢牢记住了。

黄昏,偷偷摸摸去人家地里挖东西。无奈业务不熟,才刨出五颗土豆就被发现,汪汪汪狗叫不休,只好仓惶逃窜。

晚上,两个人把锅巴熬成稀粥,烤熟了土豆。

缺盐少油,饥肠辘辘,肚子连一半都没有填满。

夜凉,生火驱寒。睡觉无床无被,便在香案下铺一层稻草。

楚凡不敢睡觉,要隔一阵子添柴禾,防备火势蔓延。

如果没有小丫头,天下之大,他完全可以逍遥任我行。

有了小丫头,他必须谨慎。

他们未脱奴籍,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不得不避开人烟。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一文钱逼死英雄汉。

楚凡并没有迂腐到渴死不饮盗泉水,对劫富济贫也不存在什么心理障碍,飞檐走壁绝对没问题。

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小丫头怎么办?难道把她一个人孤零零丢在外面,叫她望风?如果一大堆人追了出来,刀枪箭矢不长眼睛,怎么保护她。

经历了上午那件事后,楚凡怕了,生怕她一离开视线就消失不见。

当里个当,怎么办?

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吧。

唯有劫道。

唯有挑落单客对不起了,打闷棍,套白狼。

嗒嗒嗒嗒嗒嗒……

一里外传来急促杂乱的马蹄声。

咦,不会吧。荒山野岭的,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考虑劫道就有人撞刀口?

楚凡握紧柴刀,侧耳倾听。

蹄声放缓了,原来是一前一后两匹追逐的马。

希聿聿……

马嘶不断,蹄声变缓变轻,嗒嗒嗒原地踏步,想必被勒住了缰绳。

一声大喝如霹雳般响起,中气充沛,声调清朗。

“石猛,你追了老子半夜,敢不敢大战三百回合。”

另外一个声音响起,喑哑中饱含愤怒,咬牙切齿吼道:

“杨奇,有种别跑。杀了我兄弟,老子要把你碎尸万段。”

蹄声再起,却不急促,两马交错而过。

叮当,叮当,叮当……

兵器磕碰声传出,一息之内连响五六下,速度非常快。

紧接着,先后传出两声沉闷的“嘭嘭”响。似乎一人坠地,另外一人急忙跳下马追赶。

当……

一声清越巨响,二人硬碰硬拼了一记狠的。

喑哑嗓门的石猛一声闷哼,突然惊恐叫道:“你,你是第三重巅峰?”

“哈哈哈……”

杨奇狂笑,道:

“石大捕头,你知道这个xiǎomì密可不好玩,今夜就不要活着回去了。省得日后州府派出铜胎境高手……你大爷的,追老子追了半夜,耗子追猫嫌命长。阳武县派出十几个人就想留下老子,呸!”

声音越来越近,他们拐过一道弯就能见到山神庙。

楚凡放下柴刀,将栀子轻轻抱起,弯腰放在香案下铺好的厚厚稻草上。

小丫头迷迷糊糊呢哝两句,伸出一只小手勾住了衣襟。

楚凡瞬间定格,保持弯腰的姿势一动不动。见她呼吸均匀了才慢慢掰开手指头,把破棉袄盖在身上掖好。

弄完这些,转身摆弄围住火堆的石头,抽出一根大柴,怕火星飚出烫着她或者引燃稻草。

月光下,一个皂衣人拖刀疾奔。

另外一个穿白袍的则提刀悠闲追赶,显得颇行有余力。

两匹黄骠马在他们后面嗅嗅停停,呼哧呼哧喷出长长的白色鼻息。

前面那人急拐弯,望见到路旁斜坡上的山神庙里发出红红火光,立刻折往坡上跑,大喊:

“阳武县捕头石猛缉拿汪洋大盗,请里面的人出来搭个手,官府必有重赏。”

缀在他身后三丈远的杨奇干脆停下,随手挽了个刀花,讥笑道:

“石捕头,不是我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懂人情世故。你喊缉拿汪洋大盗,谁敢出来?得喊起火了……喊呀,继续喊,喊破喉咙也没有用。”

石猛见他不追,跑出几步也停下来侧转身,以刀拄地,大喘几口气后又喊道:

“里面的兄弟听着,大盗杨奇杀人不眨眼。如果大伙不助拳,抱团并肩子上,呆会儿他肯定要杀人灭口。”

这番话果然起作用了。

从山神庙里走出一条高大身影,轻手轻脚来到石猛面前,把右手食指竖起贴嘴唇上“嘘”了一声,道:“轻点,不要吵醒我妹子。”

石猛见他瘦得没几两肉,怕是刮一阵大风就要摔倒,面相又忒年轻,呆了一呆后露出失望神情,低低说了一句“快跑”,重新提起朴刀指向杨奇,叫道:

“兀那张三贼胚,休要欺人太甚,你我换个地方再战一场。”

突然被唤作张三,杨奇也不讶异,知道石猛见来了个不济事的少年,存心把他摘出去。

而杨奇自己,则一会儿想走,一会儿想留,犹豫不决。

他是汪洋大盗不假,却不是穷凶极恶杀手。杀公差的影响极坏,又得不到什么好处。若非石猛今晚追得太紧摆脱不了,真不愿意暴露实力置对方于死地。

贼怕出名猪怕壮,迟早项上挨一刀。

大侠只有三分本事,往往吹成八分。而大盗有三分本事,往往只肯显露两分。

像杨奇身为泥胚境第三重巅峰,展现出的实力只是刚刚踏入第三重样子,捕头石猛才敢只纠集了区区十几个人围捕。消息如果泄露,像今晚这种情况,至少会纠集三四十人,设下两三道封锁,甚至请州府派出铜胎境高手。

所以必须杀掉知情人,以绝后患。

然而行走江湖,不可不防老人、女子、少年。

这三类人都是弱者,既然敢大摇大摆出来混,必然有保命本事。否则,早就被各路“豪杰”吃成了渣。

石猛惶急求救,病急乱投医,没注意异常。

杨奇感觉不对头。

本以为从山神庙里走出个小乞丐,但少年流露的那股淡定令他心里咯噔一沉,大起警惕。寻常人见到明晃晃两把钢刀早被吓得屁滚尿流,还敢凑过来叫你别吵?

他正犹豫不决,见石猛斜向下冲,当即追上去一刀横斩,将对方逼回。

“跟老子斗,哼!”

杨奇一柄单刀耍开,雪亮的刀光像游龙一般在身前身后滚动,数息后收势睥睨。

石猛怀着一腔怒火追到荒山野岭,身陷绝境,想起家里的婆娘孩子也生出悔意。但知道不拼命定无幸免,拼命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当即疯狂扑下,使出十二分力气。

这二人在道路上花团锦簇斗了三十几招。

风声阵阵,叮当不绝。

杨奇的刀越来越快,石猛左支右绌,连连后退。

唰……

杨奇一刀劈向左肩,石猛咬牙挥刀斜荡。

谁知杨奇那一刀中途折向了右边,石猛大惊失色,反应却比先前迟钝许多。等惊觉不妙时右臂已经收不回,相当于抬起来让对方砍。

当一声响,几点火星飞溅。

匹练般落下的一刀被一物生生撞开,杨奇虎口巨震几乎抓不住刀柄。

石猛趁机跳出战团,先摸下自己右臂在否,再望向坡上。只见少年郎缓缓站起,手中上下抛着一颗小石子。

一颗小石子竟然撞开了钢刀?

十几步外,电光石火中,竟然准确捕捉到刀身?

石猛巨骇,连退几步,大张着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一时间忘记了道谢。

杨奇的样子也比他好不了多少,跟见了鬼似的。

他横刀而立,紧紧盯着走近的少年。

脸上阴晴不定,脚下不丁不八,膝盖微屈作好了发力准备,一个不对头就撒丫子开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