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医女宠妃

更新时间:2020-05-15 15:56:25

医女宠妃 已完结

医女宠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霸气起航 分类:女生 主角:苏煜叶听雨 人气:

新书《医女宠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霸气起航,主角苏煜叶听雨,是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本文讲述了一位医术高超的女子机缘巧合之下卷入了一场宫斗,江山社稷争夺中,交织着阴谋诡计,每个人都有着不可言喻的秘密,围绕着王位权势展开了明争暗斗,有人成王有人为寇,有人表面风平浪静,暗中运筹帷幄,有人纨绔不堪,蔑视权贵,鹿死谁手?命中注定嫁入帝王之家的她,遇到了不同身份地位的人,一对儿紫玉镯子,牵扯出两代人的恩怨情仇,也注定了她的起落与不平凡,何去何从?不到最后不会知道谁是一切阴谋的操纵者,而谁能笑到最后,独揽江山,坐拥美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算是命中注定要自己出手相救吗?也太离奇了吧,偏偏在这人烟稀少的清幽谷后山,也偏偏在此时落在了身旁。梅儿心中好奇,走上前,那人俯卧在雪地上,看不到容貌,衣着打扮应该是位男子。乌黑的发丝如墨一般披散下来,有些凌乱,身形恰到好处,不像是文弱之人,但是也不是强壮之士。白色衣衫质地不错,可是在这冰天雪地里显得单薄,衣衫下摆有些脏污,想必这人在辛苦赶路。 梅儿唤了几声,那人一动不动,心道不妙,于是将那人翻了过来,不禁大惊失色,那人脸色暗黑,显然中了剧毒。看模样十八九岁,已然昏迷不醒。梅儿急忙为他号脉,幸好中毒不深时间也不长,可是这毒却是致命,如果在两个时辰内不解除,这人便要丧命了。 梅儿想将那人扶上马背,却是力气不够大,只能将那人拖到树下,靠着树半躺着。 看看周围,白茫茫一片,别说人影了,连飞鸟都没几只,应该不会再有人来,梅儿急忙回谷中取解药,幸好平日里师傅炼制了不少丹药,要解这人的毒不难。师傅教导过,医者仁心,所以就算不知道这人的身份好坏,梅儿也当全力相救了。 一路疾跑,梅儿终于在两个时辰内取回了解药,看到那人还是原来模样靠在树下,双目闭着,旁边白马正在用蹄子刨开积雪吃下面的枯草。 梅儿取出药丸给那人服下,又摸了摸他的脉搏,心中有底儿,到附近捡了些柴火,生起一堆火取暖,烧了一壶水,坐在旁边静静等着水开。忙碌了一阵子,身上竟然出汗了。 今晚的夜色还真不错,一轮明月皎洁无瑕,月光洒在雪地上,荧光闪闪,寒风低声呜咽吹过树木发出沙沙响声,远处偶尔传来野兽哀嚎声,要不是担心身边这人,梅儿早就回去睡觉,也不会在这瑟瑟风中守候了。 师傅说过不许自己靠近陌生男子,更不许和陌生男子单独相处,平日里和师傅外出给人看病,若是有陌生男子多看自己一眼,师傅都满脸不快,有几次还大动肝火。 梅儿低眼看自己救的这个男子,他算不算呢?师傅若是知道了,会责怪自己吗?不过师傅也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所以自己这也算是听从师傅的教导了吧。师傅这个人挺矛盾的,所以做他的徒弟,有点儿,不,应该是很辛苦。梅儿叹了口气,恐怕也只有自己能忍受这样喜怒无常的师傅。 渐渐觉得冷了,梅儿围紧了外套,手放在柴火边取暖,水开了,梅儿提到一边,继续坐下取暖。幸好自己明智带来了火折子,否则这深夜寒冷不好熬过去。 梅儿昏昏欲睡时,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看,那人已经醒了,一双眸子深邃见不到底,“是姑娘救了我?”声音低沉有磁性,十分好听,却又有些冷清,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 梅儿不由得打了个哆嗦,随机点点头,将刚烧开的水倒入碗中,冒着腾腾热气,递到那人面前,“喝些水吧,我这里有一些干粮,一会儿你吃了。” 那人接过水,却是怔怔的看着梅儿,眼睛一眨不眨,灼灼目光笼罩在梅儿脸颊上。 从来未被男子如此胆大盯着看,梅儿心中有些不满,微微低下头,从袖中取出一个药瓶,“你中了毒,这里面是解药,每天吃一粒,吃完后,你身上的毒自然就好了。” 那男子接过药瓶,手指无意碰到梅儿的手指,轻微颤了一下,道了声谢,却是不再言语。 梅儿将干粮递给那男子,男子摇摇头,“我包袱里有,麻烦姑娘帮我取一下。”细长手指骨节分明,指向了马背上。 取下包袱,递给那男子,收拾好茶碗,起身便要走,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在一起,总是不妥。更重要的是,这个男子浑身散发着寒冷,让人不敢,也不想靠近。脸色本来就乌黑吧,还很冷峻,让人更是无语。若是个好人吧,还真看不出来,若是坏人吧,也不太像,可是万一,他人面兽心呢?所以趁早离开,免得引起麻烦。 眼角余光扫到那男子打开的包袱,里面有食物,还有一个薄纸,梅儿被那张薄纸上的三个字吸引住了,“清幽谷”。 “这是什么?”梅儿蹲在男子面前,伸手拿起了薄纸打开看,竟然是清幽谷的图纸,心中凛然。 男子终于开口了,“姑娘可认识覃思源?” 梅儿忽然提高了警惕,这个人既然有图纸,为何不走正门?而是从后山潜入?直呼师傅的名字,莫非要对他不利? 看梅儿不说话,男子终于低声道:“姑娘最好不要与覃思源有任何瓜葛。” 果然不是好人,梅儿有些后悔救了这人。“你与他有仇?” “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只是有事情想问问他而已。不过听说去了叶园,算是命大。”言语间竟然有些不屑,仿佛这覃思源去叶园是为了逃命。梅儿站起身来,这男子无大碍,自己该回去了。 “在下苏煜,敢问姑娘芳名?”男子的声音冷清,微微提高。 梅儿一怔,微微一笑,“萍水相逢,公子不必耿耿于怀。”她对这男子没有好感,所以还是不再相见的好,转身离去。 “苏煜从来不欠人情,救命之恩,定当回报。姑娘若是有事,可到未冥谷找我。”苏煜坚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梅儿却是笑了笑,她怎会有事呢?而那未冥谷,是什么地方?她也懒得细问。 不对,其实也并非没有事情,若是一日这苏煜要杀自己的师傅,是不是可以借机让他还自己这个人情呢?不知道能否行得通?梅儿皱了皱眉头,脚步也渐渐慢了下来。 得救的时候恨不得生死相报,可是等时间将一切冲淡后,要报恩的时候了,也许就忘记了今日的心情,变得推三阻四吧。对于这一点,师傅看的很开,也不时的教导梅儿,不要妄想那些人日后会报恩,所以梅儿也没指望这苏煜能够报答自己。师傅覃思源的武功不错,这苏煜能奈他如何? 想到覃思源的武功,梅儿的嘴角露出笑意,她跟随师傅学医,也曾经游走四方治病救人,期间也遇到过坏人,师傅三五招就能将他们打跑。所以对于师傅的武功,梅儿很自信。只是,师傅没有传授自己任何武功,这点儿有些失败。 几日以来,梅儿一直采药,从不偷懒,却是不再去那后山,她想那苏煜应该好了,已然离去了。只是每次想到苏煜那双眼睛,梅儿就觉得不舒服,那是一双冷漠警惕的眼睛,充满了敌意。所以梅儿想起来都不禁打个冷颤。她不想再遇到这个人,更不要说指望他回报什么了。 师傅说过,救人不图回报,师傅这一生不知救了多少人,恐怕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数不过来了。当然不图回报,是有些虚伪了,每次救了人,收到一些鱼肉粮食,师傅还是很高兴的,尤其是能收到美酒,那就是天上人间了。 没有师傅在身边,梅儿觉得自己做事的效率高了许多,半个月就把以前两个月的活全干了,墙后的木柴堆成了山,被褥拆洗了一遍,草药也都摘好晾干,果然是年轻人啊,做事利落。师傅回来一定会夸赞自己,想着师傅,梅儿情不自禁笑了。 师傅覃思源终于回来了,只是他还带来了一队人马,一顶华丽的轿子,停在了庭院里,梅儿站在师傅身边,悄声问他,“师傅,您发财了?” 覃思源敲了一下梅儿的头,“今日正经点儿。” 华丽轿子的帘子被侍女掀了起来,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在众人搀扶下走出了轿子。梅儿看清楚了这女子的容颜,倾国倾城,风华绝代,心中不禁暗暗赞叹,世间竟然有如此貌美的女子,看她的衣着打扮,显然身份显赫,透着高贵的气质,一直到对上了她的眼睛,梅儿只觉得温和,平易近人,心中不觉得对眼前这女子大生好感。 这女子的眼睛却一直盯着梅儿,忽然走上前,握住梅儿的右手,看到她腕上的镯子,那支红丝线缠绕的镯子,“听雨,你是我的女儿,叶听雨。”神情凄楚,声音戚戚,将梅儿抱在怀里。 梅儿不知所措,这女子是谁?认错人了吧?自己的娘亲可是个凶恶的村妇,只会打骂自己,还将自己卖了。扭头看向师傅,覃思源却是低头沉思不语。此时还真是正经的时刻。 “那个,夫,夫人。”梅儿一激动说话也不利落了,这还是头一次,她想说能不能把状况搞清楚再抱啊?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这夫人的怀抱还挺舒服挺温暖,还有阵阵幽香,梅儿能闻得出来,是桂花香,沁人心脾。于是几句夫人在嘴边重复后,便不语了。 那女子终于松开了梅儿,却是泪眼涟涟,“听雨,你是怪娘抛弃你,不要你了吗?” 梅儿心知她认错人了,摇摇头,“我叫梅儿,不是听雨。” 那女子愕然,让侍卫递过一把匕首,梅儿看她拿着匕首冲自己来了,吓一跳,不会是要杀自己吧?貌美的女子果然心狠啊。梅儿心中直打鼓,腿向后撤了一步。 可是那女子拿过梅儿的手腕,不容许她躲闪,将梅儿手腕上那镯子的红丝线尽然去掉,梅儿自然心疼,这可是自己唯一的饰品,虽然不值几个钱吧,却是自从出生就跟随自己了。想缩回手,却看到层层缠绕的红丝线里面露出一支晶莹剔透的镯子,发着莹莹淡紫色的光,煞是好看。 覃思源惊叫了出来,“紫玉镯子。”仿佛是看到了天大的宝藏,眼睛里闪着光亮,梅儿觉得师傅失态了,一个漂亮的镯子而已,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那女子点点头,“当初我的女儿刚满周岁,我便将这镯子戴在她手腕处,不会有错,你就是我的女儿,叶听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