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魔术冠争

更新时间:2020-05-22 16:50:25

魔术冠争 连载中

魔术冠争

来源:落初 作者:迷标 分类:奇幻 主角:斯布朗 人气:

迷标新书《魔术冠争》由迷标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斯布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从古至今便有脱离了世界体系外的存在,它们可能是伟人书藏中的一张纸幻想构成的世界、亦可能是某种存在对于不存在未来的深度幻想,这样的种种世界被盖亚称为,嗯,偏离点。而我们故事的主人公—秦丹生,他是重族豪门的长子,他逍遥洒脱肆意不羁,他为盖亚工作着,他是偏离点的‘清道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枪尖的冰凉与重量压在肩上,顺着木杆看去,那是一张张因战争的流离颠簸而面黄肌瘦的士兵们。他们目光中渗透着慌乱和畏惧,即便如此但还是露着些许坚毅。

装备谈不上精良两字,破损的布甲和木质的头盔。丹完全有能力在一息之间将这些游勇散兵制服。

顺着声音来源望去,那是一位棕色卷发披肩的壮汉。从目光中包含着不屈与坚毅,一眼就能看出此人是长期身居高位之人。

“啊~~”

丹打了一个漫长的哈欠,只是碍于这些架在脖颈的武器并未能将手伸上来捂嘴。这个小动作却引得士兵目光死死的锁定,握着枪杆的手更加紧了几分。

“这是何等傲慢!何等狂妄!!你不将本领主放在眼里吗?报上你的姓名,这位奇装异服的怪人。”

严肃紧张环境下的懒漫动作无异挑衅到了这位勒德罗城堡权利最大的将领,太阳穴边的青筋都因太过愤怒暴起。

“咳咳,这位尊贵的……领主?能先命令你的士兵放下手中的玩具吗?这对远道而来的客人来说,可是一种不公正的对待啊。”

“本领主再说一次,报上你的姓名以及到来诺曼底的目的!”

勒德罗领主的耐性已经被挑战到了极限,强忍着心头的愤怒咬牙切齿的质问着。

“…嘛,看来你没有放我们出来的意思。那我只好让你们的这些玩具报废好了,被你们这些玩具这么架在脖子上着,我的脖子都发酸了。”

旋即他扭了扭被枪尖包夹的脖子,并未回答勒德罗领主的问题。

“暗粒。。。侵入。。破坏。”

那世上名为人体的最精密的仪器启动,下腹储存着大量魔力的魔源处尊崇着咒语的指令喷涌出下一道魔术的能源,体内作为运输魔力的魔术逻脉隐隐有种因魔力摩擦的灼热感。

侥幸,即便是已经脱离了本世界,这个偏离点依旧是以本世界作为蓝本扩印诞生的,最基本的魔术规则倒没有紊乱。

咒语在规则的作用下成效,一团黑色气团子在丹手中由魔力转换诞生。轻掂量了下,或许是此次失误‘混乱’参杂过多的缘故,有些太过沉甸。

手中突地聚起了这么一个未可知的物质,士兵内心对丹地警惧感又加重了几分,但没有领主的命令他们谁也不敢向后退半步,仍举着那些破烂腿脚打颤却又原地不动。

“外来者,停下你手上无谓的动作。本领主名为弗拉奇·勒德罗,是这座城堡以及城堡所辐射范围内草原的主人,现在命令你,停下来!”

未知的事物以令这位不屈的勒德罗领主内心打鼓,他自认的放下自尊率先报上名号,向面前这个奇装少年低头。但久居领主之职的他,言语仍像是一柄尖锐的剑般。

全力的捏了下去,黑色气团子像是一个韧性极好的气球一般从指缝中充气溢出。但架不住丹力道的逐渐加重,最终还是‘爆’一声爆炸开来。

霎时,在场除却丹和同行的那位包裹在银袍中看不清脸的乌尔班外,全部心中漏了一拍。士兵丢掉枪具面容因恐惧变形的向后躲去,领主亦是向后退了半步,表情也有些悔意。

但结果,却没他们想象的那样糟糕。

事实上这并不算是一个具有攻击性能的魔术,况且丹也对攻击这些‘赝品’没有太大的兴趣。这是一道能紊乱物质基本架构的魔术,科学点的说法大抵就是打乱分子结构一般。

这道魔术丹的施展目标只能针对单一物质来释放,对生命体释放的话就会因为脑计算不够入侵、解析不了目标而导致魔术失败。

被捏爆后的黑色气团附着在原本的那些枪尖上。‘咔嚓嚓’随着逐渐传出的爆裂声,钢铁制成的枪尖变成了幽蓝色的晶体。

“这道魔术还真是不怎么实用呢?”

全身笼罩在银袍下的乌尔班随脚踢了踢脚下幽蓝的枪尖。他的声音有点儿沙哑,但却又显得充满磁性与包容。

在这么轻踹之下,晶体破碎成了粉末,沉淀在地板上。

“…哈哈,‘教皇冕下’这话倒是显得轻率了。魔术的存在本就无实用之说,只是盖亚规则下的显化,只是一种存在罢了。就像重力、空气你能用‘实用’两字评判它们吗?若是强加到为人服务供人使用的话,冕下这教皇之格未免显得自私了。”

沉默了片许后,乌尔班的声音才幽幽的传出。

“的确,身为教皇言辞不当,在这里我们向您赔罪。”

教,教皇!这异装人竟称这个之前一直其貌不扬的银袍人为教皇!?真的是上帝感受到了我们的呼唤了吗?感谢教皇、感谢上帝。

边上的士兵们欣喜的想道,顿时原本对于丹畏惧恐惧的眼神变的喜逐颜开。他们想上前,但却又碍于教皇的身份只得驻在原地等待领主的吩咐。

他…是教皇!他是真的教皇吗?为什么教皇会到我们这么一个区区的边境城堡来,即便有祈祷、有怪物本领主也觉得不可能!

勒德罗领主对乌尔班的身份抱有一定的质疑,毕竟只是丹两人的一面之词而已,身为领主他可没有这么愚蠢。但在这么一个神权高于王权的中欧世纪,即便是这样的质疑,勒德罗领主也只能按在心中猜想。

他行了一礼。

“教…教皇冕下。适才……”

言只说了开头,却只见那位教皇并未理他。此刻教皇反而向那位白衫青年施了一记隐礼,随后就听见教皇沙哑独特的声音。

“的确,身为教皇言辞不当,在这里我们向您赔罪。”

赔!赔!赔罪!假设他是教皇的话。权利尊崇、地位至高无上的教皇竟然要向这个青年赔罪。虽然青年说的言论完全不理解,但是能得到教皇的肯定和认可。这个青年在独特的领域有超过教皇的见地!这个青年又是何方神圣!

想想之前自己那莽撞与刚烈,勒德罗领主心中就涌泛出羞耻的悔意。

“嗯…这点大度我还是有的,我接受冕下的赔罪。不过,我们的闲谈不妨先到此止住吧,这位‘将军大人’我看是快要等不及向您倾诉他的苦水了。”

“恰好,我们也是这样想的。”

感受到教皇的目光向自己这边往来,勒德罗领主立马单膝下跪脸庞深深的埋在了膝盖处,鼻尖嗅到了从靴中窜出的辣臭味,他用力的眨了眨眼睛。

“他们的痛苦,我们都知道。虔诚的信徒们呐,即便是身处地狱仍让你们没有背弃信仰,你们的灵魂可以得到解脱与救赎。战死的那些可怜士兵以入了天国成了天使,此间之事便由我们来平息吧。”

银袍滑落,苍老的乌尔班手中拿着一本黄皮法典摊开注视着,头顶上那镶满着宝石的皇冠代表着他尊崇的身份。这样的言语和打扮令士兵们亢奋。

“救世…主吗?切……冕下,我不质疑你言语的正确性,但工作的话我还是希望事先规划清楚。首先我要向您强调的是,战斗,战斗!这并非是我的工作而是您的,我不是那个救世主。我希望您的自称‘我们’能和我们分开,我不会干涉这里的任何一场战斗的。您知道的,不是吗?”

“是的,我们知道,采集者先生。但……”

“报————!”

言未毕,被一道悠长有力的讯报所打断。从密道内跑进来一个面容焦急的年轻人,他满头大汗、似有无数话堵在嘴里一般冲进了间内就大声的喊道。

“领主!龙,龙正在袭击我们的城堡!!”

————————————————————————————————————————————

站在外堡的城沿处眺望着着万里晴空的天际,此刻几头双足飞龙正在空中盘旋,时不时冲着下方嘶吼尖叫。

从边儿的士兵非常浮夸表情上可看出来,他们很害怕、非常害怕。但即便如此,所剩的他们仍然枪尖挺立,与空中的飞龙对峙着。

城墙上染着血迹和碎洒的肢体,已经有伤亡了,并且不再少数。

“这就是龙吗?还真是一种丑陋的生物啊。”

远眺着盘旋的飞龙,丹以一种评论的语气概括道。

“丑陋,不…这群飞龙已经不能单用丑陋一词来形容它们的罪恶了。它们是罪恶的血、是流出绝望的孔、是燃烧纸张的战争。这种生物我们会驱除殆尽,让太阳的温暖重新普照大地。”

乌尔班用恶毒的言语描述着飞龙的丑恶,唾沫星子颗颗喷洒在空气中。同时他走向战场上一名受伤的士兵面前。

“这位大人,您是?”

年轻的士兵约莫不到20岁,原本应俊俏的面容上此时因痛苦略显狰狞。看到乌尔班的装饰,他还是强忍着痛苦,嘴角裂开一个笑容礼貌的道。

“年轻人,你十分勇敢且忠诚,主的光辉将照耀于你。”

言罢,从他身上便弥漫出点点的金光,金光将年轻的士兵所笼罩。他原本因救一名战友,在战场上被一飞龙所撕咬断了一臂。点点金光将伤口覆盖,不停向外喷涌的鲜血止了下来。

这么看上去,被金光弥漫的乌尔班还真有一种神圣的意味在里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