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念经

更新时间:2020-05-20 19:31:48

念经 已完结

念经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迷糊 分类:武侠 主角:青鸾念锦 人气:

新书《念经》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迷糊,主角青鸾念锦,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三更夜里,一轮残月远远地挂在天际边,云翳时聚时散,透着几分清冷。正是仲夏时节,四周却连一丝蟋蟀知了的鸣叫声都无。整个罗山上上下下一片漆黑,唯有月光不经意在树枝间投下斑驳的阴影,叶子上泛起粼粼银白的光。忽然远处隐隐传来人剧烈的喘息声,月光拉长越来越跑近的身影。那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娃念锦,额头满是汗水,正步履踉跄奋力地朝山顶上跑来。小手捂住的地方,不断有血渗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决定下来之后,子芜准备第二天就动身去昆仑山了。

:你身上的伤?念锦欲言又止。并没有把后面接下去的说完,万一呢拿不到怎么办。

:圆月魔刀的魔毒虽是难解了点,可若因此陨命,那么我早死千百遍了。子芜轻笑了下,眉眼间透出一丝无可睥睨的傲气。彼时她年龄尚小,还不知道这是一种王者之气。只模模糊糊地觉得他的整个人都笼罩在耀眼的太阳的光芒下。

:可是。

:昆仑在何处你可知晓?他忽然打断了她的话。

:往槐江山西南方行百里应该就是了。她想了想,有些不太确切,神仙爷爷讲的有些久了。

:那槐江山是何处你知道么?子芜紧接着追问下去。

念锦支吾着说不出来了,当初神仙爷爷只是大概的讲了讲天地间的事。

:槐江是黄帝的玄圃,黄帝派神英招管理着这个圃。他将她的神色收入眼底不急不缓的解答,而眼神却忽然锐利起来我却是有些不明白,连这些你都不知道,就要同我去昆仑山。

念锦顿时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她的背上,使她弯腰直不起身子来,她的额头渗出点点汗珠。但她实在没有想到他会想得这么复杂,但一时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打消他的疑虑。

只要是练过一丝半点术法的人,都不会没有一点反抗之力的。

:你只是一个凡人,甚至连半点术法都不曾学过,为什么会是你?子芜喃喃。

好在这股可怕的压力很快就解除了,压力一消失,她就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拿手背抹去额上冒出的汗。

什么为什么是我?念锦心里疑惑,可是此刻却连一点问他的力气都没有。

方才,他对她动了术法。

:若是徒步,不舍昼夜也要走个几十年才能到达昆仑。他弯下身,用衣袖替她拭去脸上的汗水。

该不该相信他。

经过刚才的事,念锦心里有些迟疑,但只这一瞬,她便做出了决定说道:这个不怕,有它呢。说着,从衣襟里小心掏出一个东西来。

是一块小小的红色的丝绢。因为随身携带的缘故,少不得擦揉,因而难免有些皱巴巴的。

奇怪的是子芜看着她拿出丝绢时,脸上却没有任何惊讶的神色。

究竟是他见多识广看多了这样的宝物,还是他早已知道她有这有这件东西。

:你是怎么得来的?

:我以前曾碰到一个有些奇怪的爷爷,他给我讲了许多三界里的事。走的时候,说和他有缘,也没什么特别准备的,就把它送给我了。她倒不知道那个老头是什么身份,但能隐约感觉他并不是普通的小仙。

真是深沉的人。

念锦抬头,子芜此时正背对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此时,洞外的阳光大半倾洒在他的身上,给他渡了一层金光璀璨的光芒,整个人看起来耀眼无比。

回想起他刚才的神情,凭他的能力,应该早已知道她身上怀揣的宝物。刚才的话不过是想试探她是否真的想要同他去昆仑山助他吧。

:你不必害怕,我不会对你怎样的。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他淡淡说了一句。

念锦没说话,抱着双膝坐在地上。

她只是想要单纯的帮助他,并没有想的非常复杂。然而他却并不是这样想的,她是不是做错了决定?

子芜忽略了此刻她内心的想法,直接说道:这丝绢名叫天罗锦。是用女娲身上的衣物裁剪而成。不畏水火,通识灵性,日行万里都不成问题。

她有些愕然,没有想到这块丝绢有这样的来历,念锦一直以为它是一件普通会飞的仙物。

:似乎它好像飞得不太稳,人在上面的时候要小心。她憋了半天,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念锦心里也想不通,女娲之物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当时的确是这样的。

说来也怪,这块布好像通灵性似的,当初她走的有些累了,自语道要是能马上翻过那座山就好了。她的袖子里马上飘出那方丝绢,浮在她的身前,一阵金光大作,这方丝绢就变得与她一般高长。浮在她膝的处,好似让她踩踏上去。她愕然,待反应过来后,抬起左脚正犹豫着是否上去。这丝绢好似等不及似的,直接飘到她脚下,她一个趔趄摔倒在丝绢上,身子趴在上面。

丝绢猛地就飞上了天空上,好像被关在笼里许久的小鸟,一下子解开了笼子的束缚,奔向了天空,忽上忽下地蹿飞着。

可念锦到底是凡人,还是个十岁左右的女娃。先前何曾经历过这情境。她只看到丝绢一下子就载着她飞到了空中,还上上下下地飞着。风把她的头发都吹打乱了,她勉强睁开眼睛,群山,河流,森林转瞬就变成了小小的一点。

吓得她立马闭上眼睛,不敢再看一眼,两只小手紧紧抓住丝绢。

没过多久,她不再感受迎面吹来强烈的风。等睁眼时,已是那座山的脚下。那丝绢金光闪过,又变作最初大小的样子,钻进她的衣袖里。

而念锦腿肚子却因这软了半天,面色也苍白难看,受到了不少惊吓。至此后,再也没有用过这丝绢,后面多难走多远的路,也宁可自己一个人走。

子芜转过身,看着她困惑的神情,有一丝极浅淡的笑意流出:它不是飞得不稳。只怕这天罗锦千百年来闷坏了。那日能飞高兴的不得了,也就忘记你是个普通人了。

他的话音刚落,那天罗锦就从念锦的手中蹭地飞出。飘到他的身前,用绢身擦擦他的衣袍,好似颇为认同他刚才说的那番话。

念锦看着眼前的这番情景,几次张口想反驳却又说不出话来,只得闷闷地闭着嘴。

到底还是个普通的孩子,只不过已经懂得几分揣测人心,思考的多些罢了。

子芜将她的神色收入眼底。

于是,两人一鸟又在这洞穴里过了一晚。

第二日清晨天微亮,念锦就醒过来了。她下意识朝他休憩的方向看去,没有想到他醒的更早,早已闭眼盘腿坐在那里,淡蓝色的光晕如昨日笼罩着他的周身。

似乎察觉到她已醒来。子芜睁开了眼睛,灰褐色的眼眸闪过一道金色的光芒问道:昨晚睡得可好?身上淡蓝色的光晕随之退去。

念锦点点头:嗯,睡得很好。目光自然而然接下看向他的胸腹处:你的伤。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伤口处溃烂的更厉害了。

他浑不在意的看了一眼:是魔气的浸腐所致。

话毕,几个东西朝她怀里扔了过来,念锦慌忙伸手去接。一看,是几个野果,果身饱满肥大。显然不是她昨日采摘的,她向洞口望去,用来防止野兽进洞而堆砌在门口的石头正整齐的堆在一旁。

显然,他很早就醒了。

她的脸上有几分担忧。在猜出他几次试探后,还依如初时一样不怀芥蒂。若非知道她不擅掩饰自己的想法,知道她是真的良善之心,他几乎要夸赞这绝好的演技了。

也许,那位看中这女娃身上的原因,就有良善的心怀罢。

修仙最终的目的,不是为了满足个人之欲,想要长生不死或者保持年华青春。

而是,能够拥有一颗济世的心,去帮助俗世里所需的人。

仙途漫漫,长生无趣。

或许,有了这个小丫头一切都会不一样许多吧。

子芜起身:吃完就上路吧。

她嗯了一声,拿出天罗锦。

这次天罗锦金光闪过后,论宽度长度反倒比第一次载着念锦的时候大了一倍。果然如他所说,这丝绢是通灵性的。

上次乘坐天罗锦的记忆给她太过深刻,在念锦还有些犹豫上不上的时候。子芜早已单腿跨上去,那只小鸟也扑棱扑棱地飞上去了,双翅合拢,顿立在他的肩上。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结实有力的手臂伸来,她的胳膊就被一把抓住,将她整个人拉了上来,整个人就已经踩在了柔软的锦上。

天罗锦蹭地一下,如箭一般射飞上天。

啊地尖叫一声,念锦身子没站稳,跌倒反趴在上面,双手依如上次牢牢抓着天罗锦,唯恐一不慎就掉落下去的模样。

十分的狼狈不堪。

:天罗锦你是不想再飞了么?子芜扶起她的身体。

只这一句平淡无奇的话,脚下的红绢竟猛地刹住,绢身畏惧似的抖了抖,乖乖的减缓飞速,飞的四平八稳。

子芜一把把她小小身子拎起来,看见她双目紧闭面色发白,看样子受了不少惊吓。

:睁开眼睛,不会再像你第一次乘坐的时候那样飞了。

等了一会儿,念锦丝毫不动,眼睛紧紧闭着。

:你若不睁开眼,我便让它飞得更快。

念锦依旧双眼紧闭。

子芜挑眉,刚唤了一句天罗锦。念锦马上睁开眼,含着两汪水,委屈又惊惧的样子。

这才像个正常的凡间的女娃,不会逼迫自己去思考许多事,喜怒哀乐也不必想着去掩藏。

他看了她一眼,拿手替她拨开脸上遮盖的发丝:你在害怕?

她只看了一眼,就缩回了脑袋,眼里遮挡不住恐惧,抿唇点点头。

然后又畏惧似的看了他一眼,仿佛害怕自己的答案会令他不满意,而让天罗锦加快速度。

:放心,我不会让天罗锦加速的。

她没有说话,但全身都在发颤。

:你害怕什么?他感受到她内心的惧意。

:很高。我怕掉下去。她双手猛地捂住眼,还是不敢看。

这么高,掉下去该多么的疼。

:你若想修仙,今后御剑或者借助器物飞行,都是免不了的。他看她捂上眼睛的动作说道:你修仙,无非想要保护在乎的人,连这个都克服不了,谈何修仙,拿什么去保护你在乎的人。

果然,过了一会儿,她一点一点放下了捂住眼睛的手。睁开眼睛望向他,神色已然平静了许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眼向下方望去。

不错。

他嘴角划过一丝极浅的笑意。

远处的河流宛若玉带环绕着青山,山峰上白雾袅袅,群山连绵起伏不断。

近处的低山上,几粒飞鸟,几点农舍,几抹桃红梨白。

除去一开始脑袋的晕眩感,好像站在高高的天上也没有那么可怕。

念锦站在天罗锦上收回眼光,胡思乱想道。

一团团蓬松白色的东西从眼前飘过,还有一团从她面颊边擦过。这就是云朵吗她迟疑了下,伸出小手去托,一团小小的白色停留在了她的手心里。小心翼翼地合拢,居然被握住了。

很软。比冬天家里用来缝被子里的棉花还要柔软。

念锦收回手,看着手心里的小云朵,孩子气地鼓起嘴巴一吹,掌心的云朵就像蒲公英似的飘走了。

她冲他笑,她的嘴角弯弯地笑起来了,仿佛碰到了一件极为开心的事,又露出了那两颗小虎牙。

他虽然没笑,但是脸上的棱角却是柔和了几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