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天武圣主

更新时间:2020-05-22 15:59:09

天武圣主 连载中

天武圣主

来源:落初 作者:宸心 分类:玄幻 主角:黄牛黑甲 人气:

主角叫黄牛黑甲的小说是《天武圣主》,它的作者是宸心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生于知命,却因病将陨,他为治病改命而离开“天行”踏入人间大唐,他遵守本心,顺心而为,他与天同行,逍遥红尘。以武破万法,成圣主之威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嗷......”

压低声音的嘶吼,如同喉咙中有一口浓痰堵住,嘶哑难听,好似孤魂野鬼在嘶叫一般。

狼王示意狼群放慢速度,它感受到了一股危机在前方酝酿,众多灵气似潮水般的朝着一个地方聚集。

狼群中迅捷的奔走出两头比其他普通荒狼大了一倍的荒狼,它们与狼王聚集在一起,一前一后形成包围攻势朝着前方谨慎走去,坚硬的利爪与泥土,石块摩擦发出轻微的噶擦声,稍微一用力那石块便被碾压成颗粒,力量十分恐怖。

小心翼翼,它们是最有耐心的猎人,朝着前方包围,身后的二十几头荒狼也是小心跟上,不过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深怕惊动前方的猎物!

狼王身子骤然一紧,左眼闪过一丝凶煞光芒,身体似乎有一道火蛇,从脚底蹿到身体各处,最终蹿到其脑中,蹿到那还沾染着鲜红血液的右眼,本来合拢的伤口在火蛇的冲击之下再次裂开,留下鲜红的血液。

狰狞的面孔,锋利的獠牙,独眼,溢出的鲜血,凶残,仇恨,极度的负面情绪如同利箭狠狠的刺入狼王的心脏。

那陌生却如此熟悉的背影,稳如泰山,捏弓自如,拉开的满月,即将射出的黑箭,此时这片天似乎安静下来,只有无尽的嘲笑传来,嘲笑声如此刺耳,如同一根根针刺入狼王的毛发,皮肤,甚至刺穿了其血管,一丝丝鲜血从皮肤溢出,显得如此恐怖。

痛楚无疑是刺激愤怒最好的调料,对于狼王来说也不例外,痛楚之下的狼王如同是被人用火点燃了毛色苍黄的尾巴了,痛的惊呼一声朝着那拉弓之人便是猛然冲去。

狼王一动群狼咆哮,声势浩瀚,奔跑的轰鸣,震动大地,泥土飞溅,野花碎裂,一股腥臭的腐尸味道夹杂着野花野草的芬香传荡,有些怪异,不过往往有香不就有臭?虽然怪异却也显得自然。

随着这自然片刻间,随着狼王全力冲撞,血本大口,尖利獠牙撕碎了那拉弓之人后如同泡沫一般彻底碎裂!

呼!

突然来的狂风吹的太急,不自然到了极点,这幽暗林中出现狂风呼啸无疑是火山岩浆中出现凡人游泳一般,叫人哪能相信?

狼王显然就是十分不可思议,不仅仅是狂风,而且他尖牙之上有着油腻滴下,带着孜然,盐巴还有鸡肉的香味,这味道断然是美好的,但是这不是它想要的味道,它想要的是撕裂血肉咬碎骨头的脆感!那种鲜血淋漓撕裂仇人的痛快!

怎么会是烤熟的鸡腿?虽然它不知道鸡腿,更不知道烤熟的鸡腿撒上孜然与盐巴的美味,但是显然它被戏耍了,它愤怒的吼叫但是止不住身子!

冲击的惯Xing被那突然急迫刮起的狂风呼啸加强,犹如一颗滚落的巨石般狠狠的朝前砸去,翻滚,碾压,那威势实在恐怖!

“兄弟些!给我狠狠的打!打死了算我的!”

苏启叱喝着,便是信手拈来,拉弓满月,黑箭窜出如蛇如鹰,箭出如风,封喉之箭,不见血自不退,一头普通荒狼甚至连痛苦嘶叫都未发出便被一箭贯穿头颅,轰然倒下,带着惯Xing撞像一旁的巨石,撞出一个恐怖的凹陷!

“大哥,你又坑我们,打死了算你的,我们的功绩呢?你别想一人独香!”程俊显然刚刚被苏启坑怕了,一字一句可都细心听进去了,看吧,这一听就发现不对劲了,可不能被大哥坑了!

说是说可做又是另一回事,程俊可不会忘了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对于一个同样喜欢坑这一词的青年可是非常乐意见到此刻的情景的!

程俊,程洁两兄弟相视一眼,神色骤然变得严肃。

“古有符法,以血为引,以灵为基!”

“符凝天力,万法莫测,通天彻地!”

“风!风起云涌!”程俊右手指头轻轻一弹,一滴鲜血飞出,手捏法决随即食指伸出,沾着鲜血迅速在空中画出一道隐晦难懂的图案,只见古字“风”隐约闪现,顿时狂风大作,轰隆作响。

“火!火动燎原!”

同样的手势,同样的方法,只是画出符文不同,符文隐与天地中顿时一股轰隆咆哮而出!烈火焚烧!

风火相遇必成势!风火之势可通天!

两人力量必然是不可通天,但是这风火相遇无疑让两者威力成倍的疯狂增长!瞬间便卷席了方圆百米,那烈火燎原的疯狂香噬如同愤怒的野兽,肆意的破坏燃烧这百米空间一切!

荒狼最为惧怕的便是火攻,此刻火如同狂风一般卷席而来顿时引起慌乱,此时的它们根本顾不上狼王一开始的命令拼命往前冲出,此刻哪还有一丝狼样,完全就是落荒而逃的狗,那嗷嗷的嘶叫,混乱的奔跑,甚至还有被石块绊倒的。

稍微慢上一步的荒狼被火焰那么轻微的飘然而过瞬间便如同被海浪扑打,那火焰如水一般瞬间侵蚀这头倒霉荒狼全身,不到片刻,凄厉的惨叫便黯淡消散,音灭狼死!

凄厉痛苦的嚎叫比叫魂还要难听,甚至带着一丝恐怖悲凉之感。

不过这兄弟几人似乎习以为常了,痛苦的嘶吼丝毫不能让他们的心荡起丝毫波澜,不是因为冷血,而是一种必然,这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他们是猎人,如果猎人没有杀死猎物的心必然被猎物撕裂成碎块成为美餐一顿。

他们很清楚自己站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他们不是娇生惯养的贵族,不是看到血会吓得苍白的无知少年,在危机重重的蛮荒外围见血似乎就是常见的事情。

猎物的血,自己的血!苏启见得太多了,第一次他与宁安被老爷子赶入蛮荒之时他们便明白了这个世界的残酷。

天启大陆是个缤纷多彩同时危机四伏的世界,妖,魔,修士,荒兽,等等,强大的人实在太多。

老爷子把他和宁安赶进蛮荒外围之时说过一句话“人生可平凡,可精彩,我不强求你们。”

平凡?开什么玩笑?天行出来的人怎么能甘于平凡?要成为少年英雄的他们必定是要在天启大陆横着走的人!坑天,坑地,坑人,这三坑的口头禅可不是说着玩的!想要坑强者自然必须要成为强者!

自古英雄出少年这句话说的可是非常好,苏启就觉得这句话是形容他们几兄弟的,不是自恋,也不是自傲,因为只有从少年开始努力才能变成英雄!

五人,后天凝血境界,若有外人知道五个十几岁还在凝血境界的少年说自己是少年英雄那必定是嘴中咀嚼的青菜都会喷出,还会一边擦拭着嘴一边嘲笑:“枯朽的柴火如何逢Chun化作苍天巨树?可笑,可笑。”

但是若有人知道五个十几岁还在后天凝血境界的少年在这蛮荒外围混的如鱼得水他们必然会惊叹“这一定是书院,玄天观,各方势力培养的厚积薄发的天才少年!佩服,佩服。”

人哪,就是这样,众说纷纭,所以要坚持一个本心,苏启有一个本心,苏启的兄弟们也有一个本心,那便是“鱼我可得也,熊掌我亦可得也。”这并不矛盾,只有你有强大的实力,一切都可是你的。

少年嘛,英雄嘛,鱼啊,熊掌啊,的确,少年不就应该意气风发?少年不就应该有如此的梦与实现梦的勇气吗?

“一身能擘两雕弧。”苏启骤然大声喊道!意气风发!

安宁手中古剑微颤,心中有激Qing在燃烧,大声笑道:“虏骑千重只似无。”

“偏坐金鞍调白羽!”程俊神色严肃,望着眼前火焰,似踏入那保家卫国的弑杀战场,面对敌人,一声英雄愤慨!拔剑刺去!

吵嘴的程洁,蒋睿宸两人反常的安静下来,一种烈火在燃烧他们的心,似乎英雄,少年,兄弟,这一切在编写着他们的人生,他们的梦。

稚嫩的面孔,稚嫩的声音,但是有他们听得懂的激Qing澎湃,涨红的脸,叱咤的吼“纷纷射杀妖魔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