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少女灼华过桃夭全文试读精彩章节】主角朱高炽耶

【少女灼华过桃夭全文试读精彩章节】主角朱高炽耶

时间:2020-05-22 16:51:28编辑:葛伟 作者:丹菁 人气:

《少女灼华过桃夭》由网络作家丹菁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朱高炽耶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可恶!”镜纹楼里传来花袭人愤怒的吼声,外加瓷器碎落一地的声音,劈哩啦的让守在门外的扶风和掠雨不敢轻举妄动。“镜如水,你去死吧,那

《少女灼华过桃夭》 第1章 镜纹楼 免费试读

“可恶!”

镜纹楼里传来花袭人愤怒的吼声,外加瓷器碎落一地的声音,劈哩啦的让守在门外的扶风和掠雨不敢轻举妄动。

“镜如水,你去死吧,那么想死你就去死吧!”花袭人火大地翻箱倒箧,像是拆房子似的。“反正我根本就无所谓,我只要能够回二十一世纪便可;反正你死了我也不会看见,我也不会难过的。”

呜,可是她的心好痛!这种感觉比她初到这个地方还要令她无助。

他为什么不听她的话?如果真的去见朱高炽,一定会出事的。她又不会害他,为什么他反而宁愿相信别人的话,也不愿意相信她说的?

更可恶的是,他居然不劝她。

臭男人,原本一副好像没她会死的模样,现下却又不管她死活了?就说嘛,男人只会甜言蜜语,就跟当初抛弃老妈的臭男人一样!

哼,她不会在乎的,她不会因为这么一点点小事便在意,更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动摇;老妈还在二十一世纪等着她,她必须赶紧回去,赶紧离开这里……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毕竟不会有人悲惨到再次发生空难而穿越时空,是不?

花袭人愣愣地在床榻上坐下,理不清这种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心情,只觉得两难。

该死,她居然为了他想留下来,难不成她是被他洗脑了?

老妈只有一个人,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回去,否则老妈独自一人要如何活下去?这都怪那个臭男人,搞大老妈的肚子又不负责任,也害了她;所以她怎么可以为镜如水动了情?

背景差太多,光是年代就差了六百年,这样子的两个人要怎么生活下去?尤其是他又那么蠢,人家都把话挑明了等着他去送死,他还真傻傻地要去送死?

愚蠢,简直是愚蠢到家了!

他应该看得出朱高炽的意谋,他没道理看不透他的心,可他做出来的举动却是如此地愚不可及,直让她想要把他的脑袋剖开,看看里头到底是装了什么玩意儿,居然能够让他迂腐到这种地步。《十一金钗》经典套装11册

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让他做下如此的决定?

不行,她不能眼睁睁地看他去死,尽管两人之间毫无瓜葛,可他勉勉强强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于情于理她都该再去跟他沟通最后一次;况且,天色已经暗了,眼看着该死的月圆就快要出现了……

花袭人站起身瞟着外头的天色,思忖了一会儿,便又开始翻箱倒柜,搜刮出一堆看来挺值钱的美玉琥珀。

“哼,既然要走了,我自然得要带一点回去当纪念,哪天要是饿得没三餐可吃,还可以拿去典当!”花袭人喃喃自语着,随即把搜刮来的珍宝放入自个儿的香囊里,随即便昂首阔步而去。

“时候还早,你怎么这个时候便来了?”镜如水倚在栏杆边,歛眼睐着墨绿色的湖面,迷人的唇瓣噙着一抹惑人的笑。

“不早了!”她没好气地吼着,硬是把他拉到水月坞里。“你站在那边边上,难道就不怕会摔下湖去?你会泅游吗?到时候若是摔进里头溺死,我一定会头一个放声大笑。”真是的,有够没神经的。

“你用过晚膳了吗?要不要我差掠雨……”

“够了!”混蛋,居然连最基本的挽留都没有,他真的爱她吗?说穿了,不过是为了他自以为是的命运罢了;他接近她是因为他看见了命运,他说爱她当然也是因为命运。“我有事要跟你说。”

“想为我留下来了?”镜如水轻掬着她的纤手。

花袭人猛地一愣,压根儿没想到他竟会在这当头挽留她;或许该说,她没想到当她听到这句话时,心中竟有着骇人的震撼,登时发觉自己竟然在期待他的挽留。

“不、不是啦!”半晌,花袭人口是心非地否认。“我是要跟你说,待会儿你送我回去之后,记得千万不要去见朱高炽,他会要你的命的。”

天啊,听听她的话吧!就算她真的回去二十一世纪了,她也不想把一颗心悬在他的身上……罢了、罢了,她就大方的承认吧!她就是会担心他,担心得心都痛了!可恶!

镜如水眨了下高深莫测的魅眸,彷佛在思忖些什么似的突道:“高炽不会的,至少我同他的交情不比其他的兄弟,他不会这样待我的。”

担心他了,是不?就是要她担心,再让她不安,迫使她终究离不开他。虽说不算是个好法子,但却是对付她的最佳方式。

“你怎么这么猪脑袋啊?”给她拿个桶子来,她快要吐血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手足相残的事在历史上多得数不清,举一个最近的例子,就像现在的皇帝,当年不也是抢了自个儿侄儿的帝位?你怎么能够担保朱高炽不会为了帝位,而铲除所有不利于他的敌人?”

拜托,仔细听听她在说什么,好不好?这可是一条命耶,而且是他自个儿的命,求他能不能别一副事不关己的混蛋模样?

“倘若他是为了大明而做出这样的决定,身为皇兄的我岂会拂逆他?”镜如水神情依旧慵懒,彷若现下所谈的是他人之事,之于他根本是不痛不痒亦不关心。“况且,我压根儿不认为他会这么做。”

“拜托!”天啊,他能不能清醒一点?“我告诉你吧!现在的皇帝是明成祖,而朱高炽将会是下一个接位的仁宗,但问题是他的时间不够长,很快的又要把帝位让给下一个人。如果你把自己的命给了这种人,我会恨你的!”

把这些事情告诉他,应该不算是泄露天机吧?她想,这些事她不说,他应该也是心知肚明吧!

读过历史之后,她当然明白有皇帝为了巩固帝位,施以高压或怀柔的政策,站在历史的角度上,会做这种事的帝王是没有错的,毕竟他是为了大局;但站在一个平常人的角度看,她就会觉得很不爽。

“这是你从未来所得知的史实吗?”镜如水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那你应该不曾在史实上看过我这个人吧?”

因为他身在史实之外,他不会涉身其中,甚至连宫中也没有留下任何属于他的史册。

“你的意思是说……”不会吧?“你算出自己的死期了?”

天啊,她一直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她忘了历史之中怎么会少了他这一个玄奥之人?依他的身分和异能,尽管史册里头没有他的记载,野史也该有啊;但是完全没有他的记录,这岂不是代表着他英年早逝?

镜如水一发现她想岔了,不禁放声笑了,却不告诉她事实。“花镜花水月,勿泥其迹可也……镜花居、水月坞,这些都是虚无之景、梦幻之物,犹若是世间繁华,转眼即逝。”

“你……”她在同他说什么,他又是在同她说什么?“我现下是想要同你说,别相信朱高炽,你……”又不是叫他去跟他抢帝位!

可恶,她要发火了,真的要发火了!

镜如水轻易地将她拉进怀里,不由分说的吻上她微启的檀口,放肆地汲取着属于她的甜美,恣意地以舌轻挑着她青涩的欲念;直到她紧绷的情绪慢慢放松,直到她挣扎的小手反揪住他的衣襟……

“三天前,你的生辰我没能送你东西,可现下你要回去了……”他将她拥在怀中,向来温文儒雅的他难得的放肆。“我想要送你一些东西,他日若是想起了我,你可以睹物思人。”当然,他是不会给她这个睹物思人的机会。

“你……”王八蛋!吻了她之后却又急着赶她走……他真的很怪耶,当初不是说要条件交换才愿意让她走的吗?为何今儿个却又不挽留她了?难道他对她不再心动?

可恶,他为什么不再多劝她一点?

“你想要什么呢?”他垂下摄魂的魅眸盯着她。

花袭人怒不可遏地抬眼瞪他,无奈却无法更改自己的想法。“给我你的玉如意坠子。”可恶,倘若她现在说自己不走了,那不是很丢脸吗?

“你喜欢这块玉坠子吗?”镜如水有点意外,“你很识货,这是我父皇送给我的唯一东西,是天山的雪玉。”

“可这宅院不也是你的吗?”她抬手轻接过通体雪白的玉坠子。

“那是赐给我娘的。”镜如水突地牵起她的手,往栏杆走去。“时候差不多,我来为你划开时空。”

“这么快?”喂,他真的不打算再挽留她了吗?

“怕最佳的时辰过了,你就回不去了。”镜如水迳自说道。“我特地要他们三人在这时刻别出现在水月坞,所以你不用担心会有人打扰到咱们。”

“可是……”不要啦,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而且他也还没答应她不去找朱高炽。

“嘘,我要施法了。”

镜如水回眸凝睇她半晌,露出一抹令人不舍的淡笑,随即又面对平静的湖面,抬头看着无缺的圆月已移至湖面中心,彷若是倒映的水中月。他随即口中念念有词,舞动修长的手指,登时黑夜迅速笼罩整个大地,感觉风动山摇,湖面莫名的激起阵阵教人惊心动魄的漩涡,彷佛剖开了水中月,慢慢地出现了不属于这个年代的画面……

“老妈!”

看着水中出现的一抹身影花袭人惊叫,全身却战栗不已,不知是已有许久没见到老妈,还是因为她即将要离开镜如水。

“快去吧,这一个时空缝隙撑不了多久的。”镜如水轻轻地拍着她的肩。

花袭人恼怒地瞪视他,伸手拉住他的衣角,理不清心中的情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她不想就这样离开他,可又不能放下老妈一个人……可恶,她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她无措地抖动脚,继而轻跺着脚。

“怎么了?”镜如水轻抚她皱成一团的美颜。

“我……”

“如水,我等了你一个下午等不到人,原来你是同她在这个儿施法。”

朱高炽人未到声先到,不一会儿便见到他的身影如疾雷似地掠至面前,吓得花袭人往后退了几步。

“你——”花袭人回过神,迅速护在镜如水的面前。“你这个混蛋,只要有我在,我绝对不允许你伤害如水半分!”

怎么,镜如水不去找他,他便找上门来了吗?方才见他像是武侠小说里的主角疾掠而至,倘若他真是要杀镜如水的话,还怕做不到吗?

“我?”朱高炽有点错愕地看着她。“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他了?”

怪了,他上一次也不过说了要他的回答,光是如此便能够牵扯那么多?他走向前,长指轻勾着她娇俏的下巴;下一瞬间,他的长指却已被镜如水暴戾地抓在手中。

“不要随意碰她。”镜如水低声警告他,在晦暗的月光之下,显得妖诡如魅。

“你——”朱高炽咬着牙,“不过是碰一下罢了,你以为她会被我碰坏吗?”

“我不爱你碰她,任何人都不行。”镜如水歛笑低斥。

花袭人站在两人之间,有点错愕眼前的情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不是要杀镜如水吗?而镜如水又怎么会功夫来着?他明明一副很文弱的模样,怎么会这么骇人?比上一次他抱着她飞奔还要教她错愕不已。

“啐!不碰就不碰,我只是要一个答案。”朱高炽猛地抽回自己被紧握的手。

“不需要答案,我上次便已经告诉你我的决定。”镜如水将花袭人护在身后。“我生在镜花居,便没打算要离开,谁也不能改变我的想法,更没有人能够逼我离开这个地方。”

“你难道不怕我……”朱高炽挑高眉头睐着他保护意味浓厚的举动。

“你敢!”花袭人一下子冲到两人面前。“我告诉你,如果你敢杀他的话,我就杀了你!”

“杀?杀什么?”朱高炽听得一头雾水。“你这女人是怎么着?打我一踏进来,你老是说我要杀如水。你很奇怪耶,我杀如水做什么?好歹他也是我的兄长,有什么道理我要杀他呢?”

“要不然你方才是在恐吓他什么?”当她耳背啊?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我……我吓吓他也不成?什么时候我们兄弟俩说话也要你介入?”朱高炽翻了翻白眼。“如水,这是怎么一回事?”

花袭人连忙抬眼望向镜如水,只见他耸了耸肩。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不禁开口。

“都是你想太多了。”镜如水淡淡地笑着。“我不是说过,高炽不会那般待我的吗?”

“欸?”意思是说,她想太多了?

“我每次都是这般同如水玩的,可这一次因为多了一个你而变得很难玩。”朱高炽斜睨着她,直叹女人误事。

“我同你说过了,不准任何人随意碰她的。”镜如水再次申明。

“不过是碰一下下巴罢了……”

“我甚至不想让你见到她。”

“我……”

“等一下!”花袭人突地喊道,硬生生地杀入两人之中。“你们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兄弟?”

“废话!”朱高炽冷斥。

“那岂不是表示,一切都是我想太多了?”花袭人抬眼瞪着镜如水。“可恶,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清楚?害我白担心了三天!”

“你总算承认你担心我了!”镜如水突地笑开了嘴。

花袭人一愣,羞红了粉颜,蓦地往栏杆冲。“我不管你了,我要回二十一世纪了,我……”可恶,一定要让她这么难堪吗?

“袭人!”镜如水凄厉的喊道。

花袭人站上栏杆,不舍地回头看他一眼,再探向湖面,望着二十一世纪的时空画面,突见老妈的身边多了个男人,而那个男人好眼熟,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

“什么东西啊?你爬这么高做什么?”朱高炽蓦地走到她身旁,伸手想要拉她下来。

花袭人不领情的闪避着,就在拉扯之间……

“袭人!”镜如水飞身与她双双落入划开时空的湖面中。

少女灼华过桃夭

少女灼华过桃夭

作者:丹菁 类型:穿越 状态:已完结

《少女灼华过桃夭》这本书还是很合我口味的,不像现在大多数网文一样内容空洞、贫乏,千篇一律,还是很有自己的思想、格局的,猫腻的水平还是值得肯定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