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少女灼华过桃夭主角朱高炽耶大结局全文试读章节目录

少女灼华过桃夭主角朱高炽耶大结局全文试读章节目录

时间:2020-05-22 16:51:33编辑:潘小云 作者:丹菁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丹菁原创的穿越小说《少女灼华过桃夭》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朱高炽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金陵城里车行马驶、街衢市招,坐在软轿里的花袭人一双无尘的秋水看得目不暇给,基于喜爱历史的心情,她实在很难教自己不多看一眼,毕竟这机

《少女灼华过桃夭》 第4章 梦中的历史 免费试读

金陵城里车行马驶、街衢市招,坐在软轿里的花袭人一双无尘的秋水看得目不暇给,基于喜爱历史的心情,她实在很难教自己不多看一眼,毕竟这机会不是人人皆可得。

其实,她不太愿意是在这种情况之下目睹梦中的历史。唉!好矛盾的心情,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倘若可以告诉她回去的办法,她现在会玩得更开心一点。

花袭人澄澈的美目一转,睇着身旁的镜如水,突觉他正盯着自己看。

“你瞧什么?”她一直告诫自己语气要柔软一点,可是……

在二十一世纪时,在学校里她始终扮演着无懈可击的完美高材生,回家之后有泰半的时间是供她缓冲回到原本的自己,才不至于把自己给憋坏了;可是在这可恶的时代里,并没有时间让她松一口气。脸上这张不属于自己个性的面具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再加上眼前这个看似斯文、却又带着一股阴柔的男人,彷佛一眼便可以看透她似的,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需要在他的面前扮演另一种个性。

“瞧你美。”这是实话。

镜如水没想到她的心思转变得如此快速,不过是一夜罢了,他便可以听到她真诚的呼唤。

他自小便懂得如何占星象、测天命,而他头一个算的便是自己,也因此得知自己的得天独厚,是上辈子孤寂一世所换得的。

上辈子的他是个雄心万丈的霸主,可惜抑郁而终,遂向天起愿,愿一世孤寂换得谋夺天下的智识;然而这一世的他压根儿不想要当个霸主,只想安分守己地过着隐居生活。

明白了天理轮回、世事递嬗,知道了自个儿的天命与未来;如此一来,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想要不顾一切地追寻?

如今所剩的,不过是一份情罢了。

而人总是如此,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失去的某一方面总会特别的奢求、特别的执着,更会不计代价的谋得,遂这一世的他得为上辈子的愚蠢付出代价。

看来,想得到她并非难事。

“你……”花袭人错愕了半晌才回神。“你是疯子吗?”

听听这个三八男人在说些什么?美?她清楚得很,用不着他说,可她还是头一次遇见一个赞美得如此光明正大、又简洁有力的男人,彷佛他所说的是多么天经地义。

“疯子?”他轻笑着,勾魅而摄魂。“天底下有我这般睿智的疯子吗?”

果真是天命降下的异星,果真是不同于这时代的娇冶美人,更容易让他倾心、更容易让他下定决心。

“你……”不对,她怎么可以这样子说他,到时候他发怒起来,会不会乘机欺负她,或是对她施展什么妖术?虽说她不太相信妖术,可在野史之中,确实对这一部分做了描述,毕竟得要有些天赋异禀的人才会有口耳相传的野史。

“怎么着?”他笑得勾魂,魅眸微眯。

“你……”忍住、忍住,为了回到二十一世纪,她可真是要把汗水和血吞了。“你既已知道我的烦恼,是否有把握为我解忧?”

他最好是说可以,要不然她马上宰了他。

镜如水浅吟一声,淡然地道:“阴阳神变皆可测,不过……”

“怎样?”花袭人悄悄地握紧拳头,只要他说出一个不字,拳头将会不留情地砸在他俊美的脸孔上。

“得等候天时。”

“嗄?”这是什么答案?他会不会是知道她准备要开扁了,所以刻意给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不要逼她,她真的是不太习惯在老妈之外的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你应该知道,你的情况可不只是简单的测字卜卦便行的。”他一派的优闲,俊美的脸上始终勾着抹淡然的笑。

“嗯……”她乍然噤口。

看来,他不是个在江湖虚晃诈骗的神棍。

“地方到了,下车吧!”

镜如水率先推开车门,大手很自然地牵住她的,也不管她到底在不在意,硬是拉着她下车;而强硬之中还潜藏着一抹温柔,很淡很淡,彷佛不太习惯的温柔……

天啊、天啊、天啊——

踏进镜花居后,花袭人已不知是第几次在内心暗暗地呐喊了。

她一直以为贾府已经够富丽堂皇,想不到一个江湖术士所住的地方竟也如此地大物广。

唯一的不同在于贾府是用银两砌成的美景,然镜花居里皆是最天然的山河,充分把大自然圈进这幢豪宅之中。

在这大片的园子中心引进了长江的支流贯穿,中央湖面上架起了一幢楼阁,题名为水月坞;有四座青石拱桥连接岸边,直通四方微隆的丘陵地,奇景看似镜花水月,彷佛只有在梦中才看得到的绮丽景致。

令她感到奇怪的是,踏在这崎岖的小径上,彷佛有点虚幻、彷佛有点不切实际。

“小心一点,跟着我的步伐走。”镜如水仍然牵着她柔若无骨的柔荑,带笑地道:“镜花居布下了八卦阵,倘若走错一步,你可能会被锁在时空里,若是用你的说辞,倒可以解释为结界。”

这样的说法,她应该听得懂吧?

“嗄?”是奇门遁甲吗?对于这些古老的学问,她实在是懂得不多,也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派上用场,所以不曾钻研过。

可是,照他这么说,往后她岂不是不能随便走动了吗?

“到了。”

镜如水牵着她通过一个天然的石洞,瞧见尽头有着扶疏的花木,各色花朵云蒸霞蔚,不禁教人忘了正值隆冬;而走出石洞之后,赫见飞楼架空在支流上头,在踏上石青拱桥后,走进一幢别致的阁楼里,在阁楼大门的匾额还提上镜纹楼三个大字。

“这么大的地方,就只住你一个人?”她忍不住的问。

哎呀,古代的有钱人住的地方都是这般吓人的吗?倘若真是如此,她以往所念的历史又算什么?虽然她知道绝大部分的历史不可能与事实相符,但未免也差太多了。她忍不住地再惊叹一声。

她实在不想表现得像个土包子,但是二十一世纪的她,何时有办法瞧见如此壮观的天然景致?就让她当个土包子吧!

若说这世上真有桃花源地,这里八成就是桃花源了。

一生中可窥此美景,她可谓死而无憾了……不对,她还没有回到二十一世纪,怎么能死?

“怎么可能?”镜如水拉着她进入镜纹楼里,走到栏栅边,居高临下地睇着远方。“瞧,中间那座水池中央的水月坞可以通向四方,咱们现下所在的便是东方的镜纹楼,而对面的则是花痕院,南方的是言情馆,北方的是思欢阁;若我与三位好友有要事相谈,或者是心血来潮把酒吟诗,便到中央的水月坞,而关于你的事可能也得要在水月坞才成。”

“什么意思?”开口说得像串粽子般杂乱,她哪里知道什么是什么?

“那里乃为龙门,让我架了阁楼破了风水,而这穴居仍有极强盛的气流,倘若要跨越时空,那里会是最佳之地。”镜如水深邃的魅眸轻泛涟漪,浮动着算计。

送她回去?可惜的是,他没有办法。

要他观星占象犹如囊中取物一般简单,要他消灾解厄犹如呼吸一般自然;但是像她这般异象所致的事儿,他没有半点把握,而且即使知道怎么做,他也不会做。

他等了多久的人儿,要他如何能够再把她送走?

虚应她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你真的知道我是跨越时空而来的?”花袭人颤着声问。

他怎么能够知道?他终究是个十五世纪初的古人,他怎么能够了解二十一世纪的文明,他到底是怎么知道她脑袋里在想些什么的?

是他道行高深,还是他妖术极高?

“因为你的脑海中自然的浮出了一些景象,我猜那并非是我所能够理解的年代,所以由此可知一切。”事实上,早在两个月之前他便得知一切了,他只是在等待最佳的时机罢了。

“你看得见?”天啊!她见到神了!“那你会帮我吧!”

太好了,这下子她就不用再绞尽脑汁地思索在这个时代里,到底有谁会制造飞机了,她也就不必费尽心机地肇事了。

“帮你可以,但是有条件。”镜如水笑得无害。

“条件?”花袭人一愣。不过分,真的一点都不过分,毕竟依照她的性子,她也会要求一点回报的。“没问题,你说吧,不管是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就算要她把灵魂卖给撒旦,她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的。

“我要你爱我。”多么简单的事。

他爱她,有如天象所测,天命所注定,他确实是对她一见钟情,而她呢?

他爱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她对他的情感呢?他很清楚她极难动情,亦知道他在她的心中绝对不会是唯一,所以要她爱上他是需要一点时间培养,更需要一点挑战;横竖天天窝在镜花居倒也有点腻了,如果找点事情做,不仅可以顺应天命又可以得到美人,有何不可呢?

“嗄?”爱?

等等,他现在在说什么?她是不是听错了?

“你答应了吗?”镜如水挑眉笑得分外勾魂。

“我……”这有什么答应不答应的?爱一个人又不是她能决定的,总要让她看对眼,心动了才有法子的,不是吗?

只是,她为什么要爱他?

“你不用急着答应我,我会给你很多时间考虑,甚至是一辈子也无妨,我可以花一辈子就等你一个答案。”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拂过她略冻寒的粉颊,彷若是一阵温暖的气流优游在她的周身。

花袭人抬眼瞪他,这才明白自己是误入贼船了。

可恶,说来说去,他果真是个厚颜无耻的神棍,他根本打一开始便觊觎她的身体;而她竟然笨到蠢死了,错把恶魔当上帝,还一头栽进他的甜言蜜语之中,污辱了身为才女的名号。

“对了,你可以不必在我面前隐藏自己,大可以尽量展现出你极力压抑的那一面。”在她动手挥开他的手指之前,镜如水已聪颖地退后一步。

“你……”该死,她快要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不是个神棍吗?既然是神棍就要笨一点,不要聪明到好像可以看穿她的心思一般,令她感到十分不悦。

“看穿了你,让你感到不悦,实在是冒犯了。”突地一阵冷风微起,镜如水向前一步靠近她,探手拉紧她身上的羽缎褂子,忍不住道:“天冷,你得知道如何珍惜自己,倘若染上风寒,我会心疼的。”

花袭人瞪大了眼,无言以对。只是听完他的话,她身上的鸡皮疙瘩掉满一地,而且还有一股寒气自她的脚底窜升至她的脑门,她觉得自己有种被算计的错觉。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绝对不是个简单的江湖术士。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带着磁性的嗓音向来很有杀伤力的。“你跨越时空而来,不就是为了我?”

“你他妈的谁是为了你!”花袭人再也忍不住地吼着,连带的一把将他推开,同时满口的秽语。“你是脑袋不清楚,还是我根本就遇上了一个疯子?”

不管了,她再也受不了扮演乖乖女的愚蠢了,反正在他的面前,她根本就像是一丝不挂的裸体出场,她何须在他的面前扮演一个虚假的角色?

爱他?他是疯了不成,否则任何一个神智清楚的人,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说这种莫名其妙甚至有点诡异的话吗?

“你逃不过命运的。”他说得斩钉截铁。

很诡异的,花袭人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彷佛只要他一开金口,所有的话都会化为事实。

“够了,我不想再听这种宿命论的话,我现在就要离开,请你忘了今天的事,忘了我曾经走进这个地方,忘记我们曾经见过面,忘记我们曾经说过话,总之把属于我的记忆自你的脑海中全部删除掉吧!”

她边说边忙着往来时路走,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路挺怪异的。

镜如水不慌不忙、不疾不徐地走到她的身后,轻声如风地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倘若你不知道卦象的话,你永远也走不出我所设的阵法?”

“你!”她被软禁了?

“我说过了,你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考虑,看你是想要待在这里一辈子,或者是趁早离开这里。”当然,在他的心底,她只有一条路可走。

那就是——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少女灼华过桃夭

少女灼华过桃夭

作者:丹菁 类型:穿越 状态:已完结

我非常喜欢《少女灼华过桃夭》这本书,人物个性鲜明,故事情节曲折感人,很有逻辑性。既好看又励志

小说详情